致人间 连载 111

司琴游到头又折回来,“司明把水池拓宽了,原来没这么长,也没这么宽。还真加了个小水池给孩子玩。”看着另一端出现的小水池,司琴笑起来。

“他还真有能耐,把这水池弄得像天然生成的,这温泉真好。难怪他随时都想回家,这么片美景,有山有湖,难怪你那么能打,有可以守,值得守的地方。”姬麟如跟着她游回来。

“那是,不练得百毒不侵,这地方早让人挖空了,连雁南当初也想挖,被我先下手为强,申请了原始森林保护区。”司琴游向另一边,在池边站住。

“他?不会这会儿还想着这茬把?”姬麟如来到她身边。司琴把手指放在唇边,示意姬麟如别说话。姬麟如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树林,一对绿光闪闪的大大的眸子正看着他们。

大黄、黑子悄无声息地沿着树林边向那对眸子跑过去。突然那对眸子动了起来,一下跳出树林,越过灌木丛,来到园艺灯的光芒里。司琴笑起来,“大黄、黑子。”她喝住冲过来的狗,狗立在岸边,她的前面,隔开灯光里的动物。司琴笑着对那东西说:“喂,你怎么了?又和狗打架打输了?”姬麟如看着不远处的大猫,灰黄的颜色,个头比大黄要大,方圆的脸,似人非人,似猫非猫,一对金色的眸子。“这就是你说的大猫?”姬麟如小声在司琴耳边问。

“是啊,这次又长大了些,还变黄了。”司琴看着大猫小声说,大猫小心地迈开步子走过来,大黄、黑子警惕地看着它,低低地咆哮。

“大黄、黑子,别叫了,又不是没见过。”司琴看着大猫对狗说。大黄和黑子在靠近她旁边的池边卧下来,看着大猫走到水池边。司琴看它说:“怎么?又弄伤了?”大猫安安静静地看着司琴,又看看姬麟如,突然露出牙齿,两对长长的虎牙像匕首般锋利,它的脸也奇怪地皱了起来,看上去像老虎又多些顽皮的样子。两只狗也奇怪地回头看着姬麟如。姬麟如安安静静地看着离他不过三尺的大猫,分辨不出它是什么动物。

司琴伸出手,大猫走过来舔舔她的手,司琴摸摸它的脸,“我好好的,你呢?这些天有外人和小孩子,你不该过来的。”

大猫用脸蹭蹭司琴的手,眼光始终不离姬麟如,“别,他不是上次的人,你失望吗?”司琴摸摸它,它卧下身子在水池边看着司琴。司琴把头抵在它脸上,“好了,别生气,见到你我很高兴。难得来看我,不过我还是要让你走,要是别人看见你,他们会发疯的吧?”大猫用头蹭蹭司琴的额头,离开她,看着她的脸,像是仔细端详,看她好不好。司琴笑着拍拍它的大爪子,它把目光从司琴脸上转到姬麟如脸上,它的脸又皱起来,警告地露出牙齿,低低地发出咆哮,随后退开,看看司琴。姬麟如觉得,它看司琴的目光有种奇怪的慈爱。大猫转身一跃,消失在树林里,就像出现时一样突然。

“司琴,这是怎么回事?”姬麟如看着大猫消失了,吐出憋在胸口的气,暗叫惭愧,刚才自己几乎要倒在水里。

司琴回头看着他:“它喜欢你,大概你的名字吧?你叫麟如,它就是麒麟,也有人叫它‘山鬼’。见它的爪子没?和猫爪子不一样吧?”

姬麟如哭笑不得,“好、好、好,这取名字真是一门学问,取好了可以救命。”

司琴笑起来,“没事,它要吃我们才不会让我们看见它呢,什么时候被它吃了都不知道。我认识它很久了,它和白雪、金眼儿,把我从什么东西那里抢回来。”

“怎么回事?等等,”姬麟如把拳头狠狠砸在水池边的石头上,痛的龇牙咧嘴,“是真的。”

司琴笑着拉过他的手看看,“别明天肿起来,那就说不清了,人人会以为你连马都骑不稳。”

“我不是做梦,这东西你说是麒麟,还把你从什么东西那里抢回来?怎么回事?”姬麟如看着司琴问。

司琴转过身坐在水里的石头上,“这故事就长了,也是你为什么会看见我被司明抱回房间。”

姬麟如在她身边坐下,“好吧,如果不想说就算了,要说我在这,只是有点儿吓蒙了,马、狗、还有点儿心理准备,麒麟?做梦也没想到!”

司琴笑笑,看着天上满天星斗,把地震的事情说给他听,还有后来在筱子琦舞会上的巧遇。

“没想到这样,你就这么被家里的希望,大家的默许催眠了十来年。”姬麟如看着满天星斗,“也还好,醒过来梦一场,不算晚。最好的是,做梦的时候也没傻等着,活出自己的样儿来。”

司琴笑笑:“其实,人也没要我等,是我一厢情愿罢了,都不是一厢情愿。只是小时候模模糊糊的印象,后来拿它挡相亲,不小心,自己就相信了。我猜我根本就没爱上什么,只是地震里醒过来,看见他在跟前罢了。在纽约那晚开始就一直没睡好,我的梦总是回到地震那晚,但是不像从前,是以听见他叫我为开头,而是不停往前走,想要回到马廊那边。一片黑暗,还是想回去,最终是看到一双金色眸子,绕着困住我的网走,不停地咆哮,阻止什么东西把我拖走,干脆打了起来。后来大头、(大黄和黄毛的曾祖父)、白雪就来了(追月的奶奶),金眼儿(蓝毛的奶奶)跳过我去,和什么东西大打出手。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醒过来,林锐在叫我。春节回来,也像这样过来泡温泉,半路上它跳出来,我才知道,我当时应该是醒着的,不是梦。自那以后,我就不再做噩梦。”

姬麟如看着她:“要不是见到这家伙,我也要说你做梦没醒。真是,所以,乡里就拿‘龙马出,美人祭,天海归。’来套你。连司明都说你和这山有某些联系,所以见没见过的动物、花草,对你别有敬畏。”说着笑起来,“还真说对了。”

“你也信些这些鬼话。”司琴笑着往前一扑,游出去,“走吧,不早了。”

“你觉得鬼话,别人和可不这么想呢。”姬麟如跟过去,“你在琴海里游过泳吗?有人游过吗?”

司琴高声说:“想活命就别那么干,想也不要想,它看着平静,其实下面暗流汹涌,会被卷到地下河里去。”

回到茶花阁,屋里十分安静,只有廊灯亮着,司琴和姬麟如悄悄上楼,各自回房。一大早起来,司琴下楼帮着七婆婆、奶奶做早饭,阿姨们忙着打扫,等几家人带着孩子下楼,早饭已经在餐厅里摆好,十分丰盛。看见司琴,二姐姐、三姐姐笑起来:“司琴什么时候回来的?这么早起来,还让你忙真不好意思。”

“哪儿啊,已经习惯了,做这些也简单。来坐下吧,我去叫我爸妈他们。”司琴笑着说。

三姐姐抱着雁南的孩子说:“我见他们上露台去了。”

“我去看看。”司琴说着往楼上走。露台上独孤雷震和独孤雷鸣站在一起,看着远处回来的几个骑马的人。司琴走到门口,听见三叔在和父亲说话,“昨天一上来你就审,今天一起来哥哥、姐夫们就考,这小子,也算意志坚强。”

“他本人没什么问题,是个好孩子,问题是他父母家,将来是个大麻烦。他爷爷,伯伯、叔叔们倒是很好,没什么挑剔的。”独孤雷震看由远而近的几个人,“这么看上去,还真是人人青年俊才。”

“那是,他们几个控制的资金加起来,富可敌国。人无完人,不是说他和他父母家没什么往来吗?”独孤雷鸣问。

“我是担心司琴,她耳朵软,在她的角度也不好让人太难堪不是?”独孤雷震忧虑地说。

“这个不用担心,你看她对付林秀娟就知道了,分得清。”独孤雷鸣认真地说,“这方面她早有分寸,不然,光地产公司就要栽进多少?”

“唉,也是,小林那边怎么样了?虽说和她没关系,可毕竟是她女儿。我听那边说她姑姑认罪,也认下和吴总单独联系的事。吴总的证词一样,林皓应该没什么事。”独孤雷震叹口气说。

“我想是司琴让邱律师跟进这件事,吴家才会那么安静。也是为难了司琴,司明说她向来不搭理姬麟如,那晚却和他跑去吃饭、跳舞。希望她不会是因为这件事委屈自己。”独孤雷鸣看着走到门前的几个人,有说有笑地翻身下马。

司琴走出房间:“爸,三叔,吃饭了。”

独孤雷震和独孤雷鸣回过头来:“这么早就起来?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司琴笑着:“还好路上不堵,回来你们刚去村里错过了。”

“我们下去吧,孩子们该饿了。”独孤雷震带着弟弟、女儿下楼,餐厅里已经坐满人,又是两桌。孩子们由保姆带着坐一桌,大人坐一桌。

独孤雷震、独孤雷鸣坐下,看着一屋子人笑着说:“真难得,这么热闹,快动手,别凉了。”说着拿起筷子。

“婶婶和外婆呢?”筱子琦问。

“她们昨天就住在村里,今天一早要给孩子们上课。”独孤雷震笑着:“你们还是第一次来,尝尝我们这边的味道,山村野味。”

“那我们就不客气了,姑父,你别笑我们狼吞虎咽就是。”雁南笑着说。一屋子人说笑着吃起来。子琦和太太什么都新奇,雁南笑他们少见多怪。时不时子琦问问司明这边的情况,看似无意,其实句句在点子上。姐姐、嫂嫂们交流孩子问题,孩子们三下两下吃完吵着要出去玩。

司琴身边的姬麟如小声问她:“我说,总这么热闹吗?”

司琴笑着:“也不是,不过他们来了就热闹。”

“这可真是……”

“怎么?你家不这样?”

“食不言,寝不语。”

司琴笑着:“那还在一起吃的什么饭?”

独孤雷震和独孤雷鸣看看他们,回头相互看一眼,笑笑。
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