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游札记(汇总篇)

第四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应征文


西游札记之一

           古往今来碧鸡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南天

 春节前就和同仁约定,利用假期乘坐西线列车作七日游。大年初二的中午12点30分,准时在昆明南站登上k144次列车。列车裹挟着初春的寒意,咣珰咣珰地奔出市区。路过碧鸡关时,稍作停顿,使我有机会透过车窗,认真地凝视了这个屏藩昆明的第一大关;任由心绪像车轮下的铁轨,向着很远很远的方向延伸——http://www.clzg.cn/static/js/ueditor/themes/default/images/spacer.gif

1929年,滇军39师胡若愚部,趁军政委员会主席龙云出师贵州之际,意欲夺取昆明。龙云闻讯后即刻率部返回,在碧鸡关摆开决战态势,仅一个上午,便夺取了碧鸡关的制高点,从而平息了一场不该发生的战乱……

1926年,靖国联军总司令唐继尧与龙云、胡若愚等部不和,于是引发了“倒唐运动”。唐继尧之胞弟唐继虞,为报兄仇,趁龙云出兵曲靖之际,从大理挥师东上,扎营于昆明西郊。龙云星夜兼程赶回昆明后,将唐部追赶到碧鸡关下展开激战……

1867年,大理农民起义军首领杜文秀(时称兵马大元帅),趁云贵总督岑毓英赴贵州镇压苗族起义时,率十万重兵分三路进攻昆明。其西路军率先攻破了碧鸡关防线,眼看就要打入昆明;但由于清政府及时采用“以回制回”的策略,分化、瓦解了起义军的战斗力,使清军重新夺回了碧鸡关……
    似乎从远古时候起,碧鸡关就一直是兵家的战略要地,是镇守昆明的主要关卡。战乱时期,各路军马意欲出入昆明,无不在这里抢关夺卡,展开殊死搏斗。正如一位诗人描述的那样:“或烈日初照,风沙乍起,是杀声阵阵,尸骨盈野……或夜幕低垂,羌笛悠悠,将军手拈胡须,壮士思念故里……”其凄惨悲壮之景,可想而知。
    透过历代的战火硝烟,碧鸡关又在演绎着另一部历史壮剧:还远在元朝初期,赛典赤出任云南平章政事后,由于他筑建松花坝水库,开挖海口河,迫使滇池水灾变成滇池水利后,碧鸡关前的“高峣古镇”,就成了昆明地区货物运输、转运、仓储及交易的主要集散地,因而碧鸡关就成了对外通商的主要关口。当时有两条马帮路从这里通向外地,一条经安宁通向楚雄、大理;一条经富民通向曲靖、宜宾。建囯初期有一部影片——《山间铃响马帮来》,便是在碧鸡关的马帮路上拍摄的。
    1924年,民国时的云南省府,为修筑“昆畹公路”,曾开山裂土,大大地降低了碧鸡关垭口的海拔高度,使其成为出入昆明的一大交通要道。新中国成立后,政府调集大量的“铁道兵”官兵,在这里开山掘洞,铺设铁轨,于是就有了“成昆铁路”上众多往来的列车。近年来,依然在碧鸡关下,又相继修通了“石安公路”和“安楚公路”。使碧鸡关成了昆明的一大交通枢纽。

从战略要地到交通枢纽,碧鸡关俨然成了昆明历史的一个缩影、一个时代变迁的标志。这其中有太多的悲欢离合的故事、有太多的古往今来的感慨。
    而眼下的碧鸡关,除了仍旧是交通枢纽外,又已发生了很大变化。尤其是近年来,当地村民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,与时俱进,开拓进取,依托碧鸡山、百花山的优美环境,办起了“青松园”、“山里红”、“山中秀”、“老虎箐”等多个农家乐,从而为昆明市民增添了一个集休闲、餐饮、观光为一体的旅游景区。

西游札记之二

              礼赞无名山

 文/南天

我们乘坐的列车一冲出安宁的青龙峡后,矗立在螳螂川两岸的那些大山,我便叫不出名了,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。
 列车虽然经常出入礈道,但更多的时候却与金沙江的支流——螳螂川相伴而行。当我虔诚地凝视着这些巍峨的大山时,内心深处深感不安。我不止一次地扪心自问:以我短浅的目光能看懂这些大山吗?以我肤浅的学识能理解这些大山吗?  

是的。如果我们把植被茂密的西山、玉案山,比做丽装美人的话,那么安宁青龙峡以外直至攀枝花的山,就是另一种风彩了。它们没有漂亮的外衣——没有苍松翠柏的覆盖、沒有涧泉瀑布的流淌,甚至没有杂花野卉的点缀;说白了,它们完全就像一群袒胸露腹的汉子,清冷而倔犟地矗立于金沙江两岸。

然而,它们轮廓分明,线条粗犷,且躯体庞大,绵延不绝。它们无遮无拦地矗立在蓝天白云之下,一任千百年来的风刀霜剑、雷轰电劈,不断地拷打着它们的躯体。而它们的整个躯体,全都是坚硬的岩石铸就的;说它们是一群铁骨铮铮的汉子,不算过份。

 当然。它们又是那样的坦荡,那样的从容不迫;就像能包容万物的豪爽男儿一样,从来不打算改变自己的一切,而是任由千百年来的金沙江水从身边穿流而去。
    没有庄严肃穆的佛寺、没有翘角飞檐的道观;甚至连放牛、拾菌的孩子都不屑一顾,就更不用说有历代名人的题咏了。然而,它们无怨无悔,仍在黙默地矗立着,仍在豪迈地敞开胸怀,仍在各自的位置上一动不动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它们更像一群守卫疆土的战士,像一群顶天立地的英雄。
    我赞美它们,是因为它们身上有一种坚忍不拔的阳刚之气、有一种超凡脱俗的君子之风、有一种甘于寂寞的隐士之魂、有一种无所畏惧的勇者风范……
    尽管古人说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……”但在这里,不需要仙风灵气来渲染、不需要名人题咏来烘托;仅凭这一座座巍峨雄壮的大山,以及由它们而迸发的那种恢弘愽大的气势,就足以让我的思绪像一股巨大的气流,在蓝天与白云之间翻腾激荡……于是我才悟到:作为个体的生命,是何等的短暂和渺小;而我多想将自己的一切,融入这亘古不变的山川,去获得生命的永恒啊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西游札记之三

           郁闷的金沙江

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南天

   1935年秋天,毛泽东率领工农红军,迂回到云南寻甸的皎平渡口时,被汹涌澎湃的金沙江水所震撼;于是他点燃一支香烟,默黙地伫立于江边,凝视着千流急下、万马奔腾的江水,陷入沉思;一年后,一首气势磅礴的诗歌诞生了:“金沙水拍云崖暖,大渡桥横铁索寒……”
   1253年夏天,后来成为元世祖的忽必烈率领十万大军,分三路包抄云南;他亲自统帅的中路军从四川松潘出发,直奔大渡河;由于水流太急,无法过江;只好沿河谷行进了两百多里后,在丽江一带——江水较缓的地方,乘羊皮缝制的战筏强渡金沙江,收服丽江木氏土司,直逼大理城威摄段氏,次年攻下鄯阐城——即昆明城,于是有了“元跨革囊”的故事……
   所以,一直以来,我想象中的金沙江,应该具有“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的豪迈气势;应该像传说中的“苍龙归海”那样,有着桀骜不驯、奔流不息的风格;故而,想朝拜它、领略它的念头,便成了一个夙愿。所以今年春节出游的路线,首先就锁定在金沙江上。
   下午5点40分,列车准时到了金沙江——即攀枝花车站后,我们没有急着去找宾馆、餐厅,而是直奔渡口大桥;想居高临下地去拜谒这条让我魂牵梦绕的金沙江——
   然而,我非常失望。——在我脚下的金沙江,并无我想象的那么波澜壮阔,毫无那种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所应有的气势和力度。
   我眼前的景象是:濒临枯竭的江水,似流非流地平铺在谷底;而宽广巨大的河床上,却露出了大片大片的乱石和沙滩。而所谓的金沙江,确切地说,就像一条深绿色的蚯蚓,在威严高大的山谷里缓缓蠕动……
   这就是毛泽东吟咏的金沙江
   这就是忽必烈强渡的金沙江?
   我百思不得其解,甚至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。
   据相关资料记载:金沙江属于长江的上游,发源于著名的唐古拉山;滇池、螳螂川等只属于支流而已。它全长2300公里,途经青、藏、川、滇四省,流域面积为34平方公里……可眼前的金沙江,竟如此颓败,如此垂头丧气,使我很茫然,也很郁闷。
   直到第二天上午,我们驱车抵达二滩风景区时,我才突然明白:原来,汹涌奔腾的金沙江,是被二滩水力发电站的“世界第二高坝”给拦住了。该坝高达240米,其蓄水总量为58亿立方米,是20世纪中国最大的水力发电站……也就是说:只有在正常发电——开闸放水时,金沙江才能一路高歌,奔腾而去;否则的话,它就只能有点微不足道的余流剩水,在沟谷里悄无声息。
   已是在二滩坝堤内乘坐游艇,饱览了一番湖光山色后,我才由衷地领略到毛泽东“高峡出平湖,当今世界殊”的豪迈气慨。而昨天还很郁闷的心情,也不由地为之一爽。

 


西游札记之四

          正是红棉花开时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南天

   攀枝花,又名红棉或木棉,属亚热带落叶大乔木植物。冬末春初,正是含苞怒放时节。和其它花木相比,它更显得热情、勇敢;它不需要任何绿叶的衬托和呵护,想怎么开就怎么开。而且它枝干挺拔刚劲,且奋力向上,并无任何枝条斜生或下垂。不开则已,一开便是成千上万的花朵挂满枝头,漂亮极了。有人根据它热情、勇敢的特点,说它是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的象征。

   把“攀枝花”作为地名,那是在上个世纪的60年代。当第一批建设者来开发这片土地时,方圆几百公里的区域内,仅有8户人家。他们靠种埴、采集攀枝花的花朵谋生,日子过得平淡、清冷。他们知道攀枝花可以食用、可以背到百里之外的集市上换取油盐布匹;但却不知道这片看似荒茫的大山里,蕴藏着巨大的矿产资源。而建设者们来到这里,看到漫山遍野的攀枝花正争奇斗艳时,便把这里命名为“攀枝花”。
   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因为在历史的长河中它只是瞬间而已。我无法描述当时的建设者们,是怎样在简陋的工棚里立下雄心壮志,怎样凭着最简单的工具——铁锹铁铲来开山采矿,怎样使用最原始的方法——小土炉来冶炼钢铁......然而,我们现在看到的攀枝花,不论是市区、工业区或旅游区,都是极具规模的。
   工业区我们无暇参观,自然也无法细说。而攀枝花市区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——所有的建筑都是依着山形而层层向上的。从最初的紧靠江边的住宅区起,一直向上蔓延,直至山顶的“攀枝花公园”。而且又因地势的限制,不得已又用几座大桥来跨越金沙江,使其城市扩展到对岸;乍眼一看,多少就有点类似重庆“山城”的格局。
   或许因为为是依山而建的城市,受着客观环境的制约,整个市政建设沒有经历过大拆大迁的折腾,所以相对说来它的绿化景观就显得自然而随和。有高大挺拔的百年老树,有新近培植的绿茵草地;紫荊花、攀枝花、苏铁……错落有致地生长在房前屋后。偶尔还会看到爬山虎、叶子花、金灯银盏花的藤蔓从某个院子里爬出墙外,又成了另一道风景。
   在攀枝花公园里,一位本地青年热情地向我说了这么一件事:上世纪60年代初,周恩来总理来攀枝花钢铁厂视察,当時的“弄弄坪”地形复杂,高低落差太大,厂领导原不打算开发利用。周恩来鼓励他们说:“怕什么?咱们工人力量大,弄一弄不就平了吗?”厂领导把总理的这番话传达给工人们時,工人们异口同声地喊道:“响应总理号召,弄平它。”于是,那里就叫“弄弄坪”……
   还有很多故事、很多传说,都是讲述老一辈建设者们,在极其艰苦条件下的创业历程,之所以被现在的青年人传扬,那就意味着这种艰苦创业的精神将被传承下去。是啊,过去的攀枝花,几乎是一片荒山野岭;而现在,它除了是国家的重点钢铁基地外,还是一个漂亮的城市、是一个优美的旅游景区;这就说明:攀枝花人的确像正在盛开的攀枝花一样,具有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双重品格。


西游札记之五

          尊重上苍 敬畏自然

             文/南天

    没有导游解说,也没有旁人介绍。车主把车开到一个山头便停住了,然后指着山谷里那些千奇百怪、形状不一的土峰说:“你们从这儿下去,我在下面等你们。记着,超过两个小时,是要另外收费的!”
    相对来说,我身强体壮,行动敏捷;或许是性子更急,算是第一个奔到谷底,到达土林的。
    我所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习惯性的拿出相机,一路按着快门,就像有人在和我搞摄影竞赛似的。“哇!太美了!”紧跟着我的小黄平时很少说话,这时却发出了一声赞叹。陆续到达的两个小女孩,竟高兴得手舞足蹈……情绪渐渐平定后,谁也不愿多说话了,整个景区只听到咔嚓咔嚓的相机声。

天空是湛蓝色的,洁白的云朵悠闲地飘浮着;远处的山峦呈黛青色,而我眼前则是一片金黄色的雕塑。偶尔有几株杂花野草相嵌其中,应算是一种点缀吧?
    这些造型各异的雕塑,有的像中世纪的城堡、有的像古罗马的宫殿、有的像直指天空的利剑、有的像天安门前的华表、有的像尼古拉一世的皇冠、有的像埃及法老手中的权杖……
    “李老师,帮我照一张,要后面那几棵柱子上蹲着小狮子的。”我从小黄手里接过相机从镜头里一看,果然,那几棵酷似罗马宫廷柱的上端,确实蹲着几个小狮子呢。——想象吧!只要你敢于想象,在这个偌大的土林里,就会发现许多具有灵性的景观,比如“丹凤朝阳”、“白鹤亮翅”、“犀牛望月”、“蛟龙上天”,等等。
    醉了!透心的醉了!因为这里有一种超凡脱俗的韵味、有一种高雅华贵的美感、有一种皇宫大院的尊严,也有一种山野田园的浪漫…….
    谁是最伟大的艺朮家?是罗丹吗?不是!罗丹的雕塑我看过,尽管他具有世界一流的雕塑水平,但要让他雕塑这么一个大型的、千奇百怪的、具有震憾力的作品,那是不可能的。都说敦煌壁画是如何如何了不起,但要拿来和土林相比,绝对是逊色的。哦!人世间,最伟大的作品,并不是艺朮家所能创作的,它的作者只有一个——大自然!是的,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无以伦比地创作了一个又一个令人倾倒的自然景观!
    已是在回来的路上,我才深深地感到:大自然竟是如此的神奇和伟大,而人类则是这样的狹隘和渺小!
    回到家里査阅了相关资料才得知:在二亿七千万年之前,这里曾经是一片汪洋大海,是“滇黔古海”的一部份。在这神秘的古海里,曾经聚生着很多古生物,如早期的鳞甲类、两栖类、爬行类、水鸟类以及后期的哺乳类。由于这些古生物在逐渐炎热的气候演变下,成批的死亡和腐烂,再加上较长时间的沉淀和积累,因而便成了凝固于海底的铝土。到了中生代侏罗纪时,随着地壳运动的变化,它渐渐由海底上升为陆地,继而形成了相应的沟谷和山峰。这些由古生物演变的铝土,在千百年来的风吹日晒下,加上含有碳酸雨水的不断冲刷,整个地质结构的溶解与分割便急剧形成,因而才造成了土林——这千奇百怪的地质景观。
    记得一位当地学者对我说过:大自然给予人类任何一个地方的恩赐,其时都是丰厚而平等的。有的地方长满树木,那便是森林;有的地方长满石头,那便是石林;有的地方什么都不长,表面上光秃秃的,但地下却有矿产、石油或煤碳……我们这里,上无森林,下无煤碳,所以老天爷就给了我们一个土林。土林,一堆泥土,看似半文不值,但却是无价之宝。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,旅游业的发展,本地的餐饮、住宿、交通,乃至土特产品的销售,都将因为这堆泥土的存在而兴旺发达!
    是啊!古人说: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”是极有道理的。人类只要善于发现和利用当地的自然资源,穿衣吃饭就绝无问题。于是我才想说:尊重上苍,敬畏自然,应是人类最明智的行为。


西游札记之六

             黑井遗梦

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南天

    一脚踏进黑井古镇,仿佛突然闯进了一个古装剧里;如果没有西装革履的游客在街上来回走动的话,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会有此同感!
   字迹模糊的牌坊,雕龙画凤的梁柱,整洁宽敞的庭院,精雕细刻的门窗,以及看家护院的石狮,光洁发亮的石板,都仿佛在诉说它昔日的繁荣。而难以数计的匾额楹联、诗题壁画,又仿佛印证了它昔日的文化底蕴。“四街十八巷”里,无数的马店客栈,无数的茶楼酒馆,无不显得古老而神秘。
    在此之前,我只知道:这是一个古镇,是一个可以寻幽访古的地方。即使买了门票,进了镇口,我仍觉得它是在两大群山挟持下的一个村寨,犹如被世人遗忘了一般。谁料游览之后才发现,原来它还是一个名闻遐迩,富甲一方的历史文化名镇。
    据相关资料记载:还远在西汉时期,禄丰黑井和大姚白井一样,便是云南的产盐重镇,是汉武帝置官收税、诸葛亮筹措军饷的地方。历经唐宋元明近2000年的沉淀和聚累,给它最后的辉煌,提供了必要的物质基础和相应的文化背景。在清朝中下期,应是它空前繁荣的鼎盛时期。从秉承慈禧太后“凤在上龙在下”的旨意而修建的“节孝总坊”来看,当时的富商豪贾们,已经有了勾通大清王朝的手腕和能力。“大龙祠”里雍正皇帝御笔亲书的“龙源普泽”,便是它当年的一项殊荣。而“武家大院”的主人武维扬,除了拥有这座隐含着“六位高升、四通八达、九九归久、王在其中”的豪门大院外,还创建了一支由150个人、150条枪组成的“护商大队”,黑井当时的地方势力,由此可见一斑。
    在女房东的引导下,我们办好入住手续时,已是中午两点多了,随便找了家餐馆算是填饱了肚子。根据门票上提供的景区示意图,我们随心所欲地四处游览,因为一切都觉得新鲜,觉得奇异,所以不知不觉竟逛到傍晚。也许是心情舒畅,多喝了两杯的缘故,我的眼前竟出现了一幅幅稀奇古怪的画面——
    在某一个简陋的工棚里,一帮精壮的盐工正在认真地熬制砣盐,就是将米汤似的盐水倒入铁锅,在火炉上熬制成焦黄色的盐饼,然后再用烧红的烙铁在盐饼上烙上“黑井某记”的字样……
    在某一个豪华的庭院中,一财大气粗的男子正仰卧在太师椅上,有几个乖巧的丫头在给他捏肩捶腿。只听他低沉地呼道:“管家——”“在!”一旁伺候着的男人俯首问道:“老爷有何吩咐?”老爷并未睁眼,只是果断地说:“告诉厨房,准备一桌酒席,今晚有客人要来……”
    客人会是谁呢?我还正在猜想;只听得一串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。抬眼一看,一支庞大的马帮队伍已经进镇了。他们带来外地的茶叶和布匹,当然也要从这里带走大量的盐饼。一脸风尘的马锅头翻身下马,向前来迎接的马店老板抱了抱拳,便手提礼盒转进了一家大院……
    此时,从某几条小巷里窜出七八个浓妆艳抹的女人,她们花枝招展地和马帮里的熟客打情骂俏,随后半依半拽地把各自的相好拖进小巷深处……接着有一队扛着“汉阳造”步枪的乡丁,旁若无人地从大街上走过……
   一切仿佛又恢复了平静,我依稀记得我是斜靠在一张藤椅上的,喝了多少酒,我是记不得了。只是隐隐约约地看到对面半山上的一个亭子里,有七八个身着长衫,手持折扇的墨客骚人在吟风咏月、评诗论画。我正想上去凑个热闹,却覚得有人在推我的肩膀说:“李老师,别睡了,不是要去看晚会吗?”我睁眼一看,哦!是我的同事兼同游小黄。我不好意思地喃喃着说:“哦!原来我真的睡着了?”
   乡村晚会,当然是原生态的。沒有策划,没有编导,图的就是一个热闹。就一块打谷场上,中间有一堆柴火,人人都是演员,人人都是观众。当地人十分热情,异常开放,只要她看你顺眼,会主动地把你拖进圈子里。也许我身材高大,不算难看的缘故,竟被两个妇女挟持着,加入了她们的圈子,拙笨地和她们跳起了“左脚舞”……
   晚会散场时,我和几个当地妇女开玩笑说:“这里真不错,古色古香的。要是有人肯收留我,我真想在这里做上门女婿。”不料那些妇女比我还开放,反问我“你看上哪个了?”并说:“只要你今晚请我们吃烧烤,我们保证你明天就能入洞房……”醉了,真的醉了!就在当天晚上,我果然做了一个当上门女婿的梦。


西游札记之七

          感悟一千八百步 

             文/南天

    昨天刚到黑井时,女房东就告诉我说:“飞来寺原本是在玉壁山的,后因大淸咸丰年间,镇上的头面人物打算在寺院旁边修建学校,菩萨知道后,怕前来烧香拜佛的人影响学生读书,便一夜之间飞到了对面的万寿山,所以从那时候起,人们就叫它飞来寺”。并且还告诉我说:“灵验得很,你们明天起早点,争取第一个爬上去,去烧头一柱香,保准你们有求必应……”
    菩萨是否灵验,我无心验证;把寺庙吹得神乎其神,只是为了调动游客的兴趣。就像华亭寺的“白鹤来临”、筇竹寺的“犀牛引路”、昙华寺的“优昙献瑞”一样,不弄出点故事来,如何能证明这里非同一般呢?所以,房东的话我未置可否,只是笑笑而已。
   但,抬眼望去,万寿山高耸入云,寺庙已接近山顶,无法估计它确切的高度。在没有公路,沒有运输车辆的过去,在那么高的地方修建寺庙,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为了体验一下古代先民那种坚韧顽强的精神,我决定:今天无论如何,即使做爬,也要爬到寺里。
  山道弯弯,只有一米多宽,除偶尔的几个平台外,大都是石阶连接,斗转而上。好在沿途有三个亭子,可以供人小憩。分别是“金泉亭”、“听涛亭”、“望江亭”。
   顾名思义,“金泉亭”是说这附近有一山泉珍贵如金,可供当地僧侣及游客做解渴之用。而我环顾四周,并沒发现泉水,想必是江山依旧,景物全非了。位于半山的“听涛亭”则不然,虽然听不到江涛,但回荡于草木间的风声却是依稀可辨的。我想:倘若是在秋天,那秋风扫落叶的呼啸声,可能就非同一般了。而“望江亭”则更有意思,有副对联这样题道:“依崖天风急,望江鱼浪低”。果然,在这里回望黑井古镇,原本很高大房屋建筑,就只有火柴盒那么大,街上的行人则形如蚂蚁。

   谢天谢地!不管怎么说,我总算爬到寺门口了。寺庙不算大,整个布局和其它寺院一样。只是“大雄宝殿”与众不同,它依次供奉着孔子、释迦、老子,典型的“三教合一”。正如门柱上的楹联所云:“三教同归,气萦琳宇;五湖咸拜,心系珠庭”。当然,要讲描述飞来寺景观、气势和来历的楹联,这一幅是比较中肯的:“古传斯寺飞来,高住岩崖山巅,仙乎出红尘以外;无论何时到此,遍游楼头殿角,俨然在碧落之间!”
    在下山途中,碰到一白须老僧背着从镇上买的粮食和蔬菜,正一步一步地往上攀登。我问他说:“老师傅,累不累啊?”他淡然一笑说:“已经习惯了,所以不觉得。”我又问他:“那您在寺里多少年了?”他说:“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记不得了。”我继续问:“那您天天下山买菜,总记得这条路有多少级台阶吧?”他说:“不多不少,刚好一千八百级。”

    一千八百级台阶,如果以十八级台阶为一个楼层计算,那就等于有100层楼那么高。倘若让城里人靠双脚走上100层楼去上班下班,肯定是叫苦连天,怨声载道!而在这里,就不同了。游客之所以能登上去,那是冲着“有求必应”或观赏风景而来的;这位老僧所以能天天坚持并背着重担,是因为有“修成正果”的坚强信念,所以再艰难再费劲也能挺住。于是我才想说,在人生的路途中,只要对既定目标抱有信心的话,那再高的山峰也能攀登!
    而当我再次眺望对面的玉壁山——与飞来寺具有同等高度的黑井中学时,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首先我敬佩学生们每天要攀登一千多级台阶,才能进入学校的那种顽强毅力;但我更敬佩当年把学校建立在山顶的那几位长者,他们用这种特殊的——近乎于残酷的方式,迫使黑井中学走出了一大批名商巨贾、将军学者……所谓“疾风知劲草,危难出英才”的古训,在这里得了到充分的验证!



西游札记之八

           默记祖先的启迪

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南天

   从黑井回到元谋的第二天早上,我们几经打听,终于找到了位于城边的“元谋人陈列馆”。也许是我们过于迫不及待,进入大院时,工作人员尚未正式上班。无奈,我们只好在幽静的大院里闲逛,并在古猿人塑像前拍完照片之后,工作人员才懒洋洋地把门打开,并告诉我们参观的顺序是从左到右,从一楼到二楼,然后原路返回。

   我们拿出相机才拍了几张照片,工作人员前来阻止,并一再警告:“一律禁止拍照!”这就奇怪了,这又不是国家机秘或军事机秘,怎么连拍张照片都不行?本想和他理论一番,但又想到这大过年的,还是少惹是非为好。故而便忍气吞声,从头参观了。
    从相关资料得知,滇中高原之所以能够孕育古猿人,成为中国乃至亚州人类的发祥地,这与云南远古时期的自然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大约在两亿七千万多年前,含元谋、禄丰在內的滇中高原,是从滇黔古海里演变而来的。从震旦纪以来,由于地壳运动的变化,滇黔古海逐渐上升为康滇古陆。而古陆又以元谋、禄丰、牟定、武定、东川为骨架,像一条起伏跌宕的巨龙一样,形成了滇中高原的一大山脉。在这一演变中,元谋除了有高山、盆地之外,还有一些低凹的小湖泊,这就为古猿人提供了一个可以生存的自然环境。
    大约在170万年前,“元谋人”在原始森林里甩脱尾巴之后,便在这里繁衍生存。当时的元谋盆地里丘陵起伏,气候温和湿润,残存的小湖泊里尚有许多鱼虾;森林或灌木丛里也常有小灵猫、爪蹄兽、野兔、野猫之类出没,这就为“元谋人”提供了相应的生存条件。当然,一旦出现老虎、豹子、狮子这类的猛兽,“元谋人”必须要做的便是提着木棍,握着石头和它们斗智斗勇。

    “弱肉强食”,这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则。正是这种残酷的生存法则,使得“元谋人”完成了从“腊玛古猿”到“早期猿人”;再从“晚期猿人” 到“直立人”,直到最后的“现代人” 的历史性进化。
    从展出的实物来看,“元谋人”最先使用的工具——不对!应该是武器!(过去历史教材上讲:劳动创造人类……“元谋人陈列馆”沿用此说,说出土的木棍、木杈、石片等,是“元谋人”——古人类的农业生产工具和日常生活用具,由此总结为“劳动创造人类”,并引伸为“人类与动物的区别,就在于会发明工具和使用工具……”)
     在这里,我可以负责地说:过去的“劳动创造人类……”之说,纯属荒谬之谈!那是以往的历史学家于酒醉之后的主观臆想。因为我们首先要明白:当曾经主宰过地球的恐龙——集体消亡之后,地球上接着出现的动物,除了我们的祖先——“元谋人”之外,同时还有豺狼、猛虎、野猪、巨蟒等多种大型动物存在。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,“元谋人”绝不可能从树上跳下来,置自身的安危于不顾,就忙着去发明劳动工具搞刀耕火种;而是为了自己的生存,必须拿起木棍或石头,战胜了若干猛兽之后,才在“弱肉强食”的生存法则中,奠定了人类生生不息的福祚。
   “石洞栖身,木杈博兽,竹舢捕蟹,铁镐拓荒……”这是我为我们的祖先——“元谋人”的发展过程所下的定语;正确与否,留与后人评判。
   的确,当我们的祖先——“元谋人”,为了生存的权利,不得不凭着最原始的武器——木棍、木杈,猎获了豺狼猛虎之后,便用尖利的石片将其分割,然后食用;当猛兽被战胜——并逐渐减少之后,为了生存,他们才开始使用竹筏去捕捞湖泊中的虾蟹……直至到了后来,虾蟹已不足以维持生存,才开始“刀耕火种”——生产粮食……假如按某些历史学家的说法,人类一开始就会劳动,就会发明和使用生产工具,那就等于在讲一套现代版的“天方夜潭”。
    因而不难断言:我们的祖先——“元谋人”,就是在那样恶劣的情况下,凭着自己的勇敢和智慧,凭着最原始的武器——木棍和石头,战胜了若干猛兽之后,才顽强地生存下来,并繁衍了自己的子孙,开拓了自己的疆土,最终使“元谋人”的后裔,成为顶天立地的中华民族!
    在返回的列车上,我一直在思考:——我们中国人,不论是那个民族, 那个省份;也不论其自认的祖先是元谋人、北京人、山顶洞人、河姆渡人……其实都是炎黄子孙;可以想象,我们的袓先若是没有足夠的勇敢、足夠的智慧,他们能生存下来吗?他们生存不下来,那还有我们的存在吗?因而我才想说:在当今依然是“弱肉强食”的世界上,中华民族要生存下去,必须要记住祖先的启迪:那就是勇敢和智慧! 


西游札记之九

          猜想白垩纪

           文/南天

    禄丰对我来说并不陌生,30多年前我在成昆线上做生意时,每天都要到县城去吃中午饭,故地重游并非为了怀旧,完全是冲着恐龙这个曾经的地球霸主而来的。因为在白垩纪末期,它们竟然全部灭绝了,这就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。
    从列车上下来后,转乘10多分钟的 “马的士” ,便可到达县城。过去的“星宿桥”已不再是入城的必经之道,而是改建成“星宿公园”,且不收门票,我于当天晚上去看望它,那石拱大桥,架斗牌坊,虽然又一次历经沧桑,却依旧雄伟状观。
     恐龙馆就设在县城里,参观的人并不多。尽管有关恐龙的描述早有所闻,但与恐龙的躯干做近距离接触,却还是第一次。当我亲眼目睹着它那伟岸的躯干时,仍然有些吃惊。我问同行的小黄说“你说它那又粗又长的尾巴是用来干什么的?”小黄喃喃着说:“怕是用来打架的。”这说法是否正确暂且不论,但它的凶猛强大应该是无疑的。
     从相关资料里得知,在两亿多年前的侏罗纪时,恐龙这个庞大的家族,曾经别无对手地统治着这个地球。它们天上飞的有翼龙,水里游的有角龙,在陆地上生存的种类不计其数。既是食草动物,也是食肉动物;既有单栖,也有双栖,甚至水陆空三栖的都有。而更稀奇的是还有一种——有两条脊梁的——即世界仅有的“中华双脊龙”。仅从这个层面上讲,它们似乎比人类更有能力主宰这个地球。
     然而,到了白垩纪时,它们为何会成批死亡直至绝种呢?这就是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谜了。有专家考证说,在白垩纪末期,地球上发生了一次强烈的地壳运动,使得大部份陆地从古海里崛起,随着海水的逐渐消退,恐龙被困于荒丘上活活渴死……也有专家论证说,当时的整个地球出现了普遍性的寒冷,习惯于热带环境的恐龙,既不能像蛇、蜥那样冬眠,也不能像老虎,狮子那样躲在洞里避寒,以至于被活活冻死……还有的专家研究说,当时的天上有一颗行星与其它星球相撞,引起火山爆发,使气温急剧升高,并掀起了五千多米高的巨浪,使恐龙被活活热死后埋入沙土之中……正可谓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
    然而,有趣的是,在我们乘坐中巴车去城郊寻访“腊玛古猿”遗址时,同车的一位当地老者,和我们闲聊说,“要说恐龙的死因,我敢肯定:那些专家的研究和论证,全是扯淡。什么渴死、冷死、热死,都不沾边。如果要归咎于自然灾害,那与恐龙同时代的许多动物,不是也生存下来了吗?恐龙的死,是被活活饿死的……”他的理由是: 恐龙躯体庞大,最大的体重有40多吨,按体重与食量的比例计算,一条恐龙一天要吃一两吨食物; 而且,恐龙属卵生动物,繁殖力强,一窝就是几十条; 它们又属于群居动物,往往是七八十、甚至百多条生活在一起,也就是说,即便像西山那样一片茂密的森林,还不够一群恐龙吃上三天……
    与前面专家论证的渴死、冷死、热死相比,我更倾向于这位老者的“饿死”说。因为我想: 恐龙虽是地球的统治者,但它们只会一味地向自然界索取食物,除了盲目地繁殖后代外,根本就不会自己生产食物; 所以,当周围的自然资源被它们吃得一无所有时,它们还能吃什么?——假如人类也像恐龙一样,只会无节制地生育后代,但却不会生产粮食,那人类的最后结局,不也是被活活饿死吗?
    好在人类比它们明智,至少从远古时候起,我们的祖先就从游牧民族里分化出农耕民族,即用刀耕火种的办法来生产自己的食物。而“无农不稳”的古训,也永远不会过时。但如今,我想说的是:占用大量的优质农田去搞房地产,虽然也能产生一点点 “泡沫经济”,但却隐藏着致命的危险!那一年来个长时间、大面积的干旱或水灾——像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期的“三年自然灾害”那样,不知有多少人会成为被活活饿死的恐龙!


西游札记之十

          情注第一汤

            文/南天     

   原本在禄丰买的车票是到碧鸡关的,但接近安宁温泉时,我忽然想到应该去白塔村看一位朋友,便独自下了火车。到了温泉按说该泡个澡的,但因为昨天已在“腊玛古猿”遗址旁泡过一次,故而便观赏起环云崖上的题咏来。
    在名胜景区书题诗文,自古以来是中国文人的一大兴趣。内容恰当的题词,对景区可取到画龙点睛的作用,加上书法和雕刻的美感,简直就是一道文化景观。然而,可惜、而且可恨,云窝崖上除了古人少量的墨宝之外,更多的则是现代人的“某某到此一游”之类的凃鸦,且文字丑陋,内容无聊,完全是对景区的一种破坏!

   据相关资料记载,安宁温发现于东汉初年,光武帝刘秀派大将苏文随伏波大将军马援南征交趾(今越南),交趾事平后,苏文因身染瘴疫不能随军返回便滞留云南。建武三十二年,苏文路过新罗邑(今安宁),与郡主阿树罗相遇,彼此一见钟情,遂偕游于螳螂川畔。因见凤岭山下白气氤氲,蒸腾不已,便四处考察,终一在环云岩下发现温泉,于是召工开劈,修凿着成可以洗澡的池塘,由此开创了一方名胜。近代考古学家郭沫若有诗言及此事:“泉号安宁水甚温,汉时开拓忆苏文……”据说唐代贞观年间,南诏国从四川抢劫一批能工巧匠,其中就有著名的尉迟恭滔,他受命重修温泉,使格局有所改观。环云岩上刻有普明和尚的《醒世石》一诗,也记述了这桩往事。
   元代刑部主事赵琏,对安宁温泉大加赞赏,取名为“碧玉泉”,并题诗赞道;“下土丹沙伏,傍崖碧玉磨。气暄移火并,色萤转银河”。而为安宁温泉大力鼓吹的人,其实是明代首辅杨一清和状元杨升庵。杨一清系安宁人氏,出将入相,历经四朝,曾经三度为首辅大臣。于成化二十年告老还乡,专著有《温泉游记》一文,文中说道:“温泉螳川胜景,天下驰誉。泉之微妙,不尽其说……”并在温泉之旁,建造 “石淙精舍,作为接客待友之所。而此后来滇就职的文武官员,因有“老相国”在此,都纷纷前来拜访,于是游客人数逐日增多。
    杨升庵谪滇后,曾一度在安宁温泉疗养杖疮。他把各地温泉作了比较,如新丰骊川、凤翔骆谷、闽中剑蒲、滇西腾冲……最后认定这里非同寻常。他不厌其烦地为之作诗、题词、撰文,力举安宁温泉为 “天下第一汤”,并亲笔题词。
     明末旅行家徐霞客游滇时,自然也慕名来到安宁,他在《游记》中写道“池汇于石崖下,东倚崖石,西去螳川数十步。池之南,有室三楹,北临池上。池分内外,外固清萤,内更澄澈,而浴者多就外池。内池中有石,高下不一,俱沉水中,其色如绿玉,映水光艳烨然……”这段极为珍贵的文字,应算是明末时安宁温泉的概貌。
    而清代的云南巡抚、总督们,如王继文、阮元、伊里布等人,也有许多吟咏温泉的诗词楹联,但大多泛泛而谈,没有多大意思。直到新中国成立后,原国家副主席董必武书题的对联;“莫夸六国黃金印,来试三迤碧玉泉”,便发人深思了。
    六国黃金印,说的是战国时的纵横家苏秦,一人执掌六个国家的金印,这在古今中外,应该是最有权势的人了,但在董老看来,这六国金印,根本不值一提,因为那种权势过眼即为烟云。而三迤碧玉泉---安宁温泉,则历经两千年沧桑依然如故,且一直深受人们喜爱。故而他在上联藐视了六国金印后,在下联则亲切地告诉人们,来啊,不妨来试一下安宁的“碧玉泉”!
   经由上述众多名家的题咏,安宁温泉名声远播,堂而皇之的成了“天下第一汤”!正可谓景以文传,文以景传,文景互传,相得益彰。而名家题咏对景区的影响力,也由此可见一斑。


网友评论

28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28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南天 0

谢过所有阅读,点赞的朋友!

08月12日 10:47

糊涂老马 0

图文并茂,美不胜收!跟随朋友的美文美图学习历史,感受才情,梦游里……

  • 南天  : 谢过糊涂老马

    0

08月05日 19:43

南天 0

谢过魔笛benmy

08月05日 13:40

南天 0

谢过minitt

08月04日 07:49

南天 0

谢谢Aries丶诗涵

08月03日 19:47

minimum22 0

d(^^*)谢谢分享

08月03日 19:12

王红喻 0

好文

08月03日 13:17

南天 0

谢过所有阅读的朋友!

08月03日 10:02

南天 0

谢过minitt

08月03日 10:01

王红喻 0

精彩

  • 南天  : 谢过王红喻

    0

07月30日 09:22

南天 0

谢过金大俠!

07月29日 21:36

金瓶松 0

洋洋洒洒 山阴道中 目不暇接

07月29日 21:33

南天 0

谢过蔚蓝之一粟

07月29日 21:28

蔚蓝之一粟 0

图文皆美,很不错的西游。

07月29日 16:51

南天 0

谢过英子

07月29日 08:06

南天 0

谢过新丽

07月29日 08:05

南天 0

谢过管文华

07月28日 14:39

南天 0

谢过清山客

07月28日 14:39

南天 0

谢过宋继宏

07月28日 14:38

南天 0

谢过心愉

07月28日 14:37

管文华 0

学习了🧚‍♂️

07月28日 14:36

心愉 0

拜学来了,汇总后更方便阅读了,问好,老师

07月28日 12:47

南天 0

谢过秋月

07月28日 11:40

南天 0

谢过庆艾玮

07月28日 11:39

南天 0

谢过文博

07月28日 11:39

南天 0

谢过張媛!顺便一说: 原来发的时间太仓促,文字粗糙,图片也不理想,所以重新汇编,也就手作了点修改和调整。

07月28日 10:27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