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人间 连载 112

吃完早饭,司琴和奶奶、七婆婆带着阿姨收拾。几个姐姐、嫂嫂把孩子们带出去玩儿,独孤雷鸣已经把小马带到草地上。

姬麟如绕进厨房,帮着司琴收拾,“司琴,你家吃饭都这么说说笑笑的?”

“是呀,吃饭嘛,不就为了见面说说话?”司琴拿起水槽里的碗筷放在篮子里。姬麟如把台子擦干净,“也是,看着你们有些闹哄哄的,不过蛮有意思。”

“看来我那几个哥哥、姐夫也没吓着你呀,他们早上让你去骑马了?”司琴笑嘻嘻地问。

“天,还好在英国学会骑马,还好昨天那只猫给了教训,不然今天还不知道在那儿栽下来。”姬麟如看着司琴说。

司琴笑起来,“他们真那么可怕?我看你们说说笑笑出去,乐呵呵地回来。”

“哎,男人间的较量,哪是只有拳来脚往,这是下下策。要不是有准备,脑子还不被他们烤干了?不过,你值得,再来多少考,都值得。”姬麟如笑着。

“我听着像上刑,算了,已经过了这两关,大概没事。你倒特别,人是想着最后才去见家长,你倒好,八字没一撇呢,自己就送上门来给人折腾。”司琴笑着说。

“反正迟早要折腾,以其后面艰难,不如开场就受难,如果不行,一起拉倒。如果行,后面就走得愉快些有什么不好?更何况我告诫自己一定要成,非成不可!”姬麟如笑着在水槽里把抹布洗干净,晾好。

司琴回头看看,厨房已经收拾好,就摘下围裙,“我们出去走走。”

“我想上天台看看行吗?”姬麟如抓着一只苹果说。

“好,咦,我哥他们呢?”司琴看看窗外。

“在那边逗狗、逗孩子,司明居然买几匹小种马回来给孩子玩儿。这会儿正忙着教骑马。”姬麟如笑着说,“别管他们,我们自己喝茶去。”

司琴笑着提起水壶,带他从厨房楼梯上楼,“这边也可以上去?”姬麟如跟着她往上走。

“是啊,露台原来是晒粮食用的,二楼原有库房,后来搬到对面去。”司琴走上楼梯,姬麟如发现这是两个角楼中的一个。转过楼梯走廊,司琴没有打开走廊尽头的门,而是推开旁边的一道门,里面一间宽大的工作间,设施齐全,工作台,书桌,画架,甚至还有炉子和坩埚,金属切割工具。窗外繁花似锦,屋檐下吊着花盆,种着兰草。

“你的工作室?你的首饰在这里做的?”姬麟如好奇地问。

“是啊,这里原是小芸姐过来时住的,后来搬下去了,司明就改成我的工作间。其实是因为林皓说她喜欢这间屋子,算着怎么才能把钢琴搬上来,司明先下手为强,改成这样。”司琴笑着推开窗子,让屋子透透风。走到通往露台的门前打开门走出去。

姬麟如跟了出去,“我越来越喜欢司明,真聪明。想想那丫头在你旁边都让人生气,更别说住你隔壁。”

司琴看他一眼说:“我已经不计较了,你们干嘛还生气?不是不值得么?”

“也是,这露台太漂亮!鱼池花草,花棚,花架,有个女儿真得这么养!”姬麟如环顾四周,“和童话里的一样!那就是你的吊篮椅?”

司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:“是呀,不是圆的,是长的,可以躺下。这边可以看到草坡,落凤坡,龙头崖。”说着带着他走到露台女墙前,果然湖、温泉、远处的悬崖一览无遗。

“真美,”姬麟如看着四周的群山,远处的牛羊,房前草地上玩耍的孩子和大人,早晨的阳光温暖舒适,早春的花草已经开满山坡。“你就这么无忧无虑地长大,难怪招人记恨。”姬麟如收回目光,转身看着司琴,笑着,“我却要谢天谢地,让你这么长大。”

司琴笑起来:“房子盖好时我已经上小学,一年也就回来一次,有时两次,放假才回来,平时在城里。来吧,这边喝茶。”她转身进自己的房间,拿出茶具和水壶,来到花棚下。小心地把木炭加在泥炉里,用扇子扇扇,让炭火燃起来,把陶壶搁在上面。

姬麟如好奇地看着泥炉:“你哪来的火种?”

“我屋里就有个大铜熏炉,不然晚上还不冷死?”司琴笑着:“想不想看看?”

“当然,”姬麟如站起来,“水一会儿才能烧开。”

司琴带他进了自己的房间,“原来画在这儿!”姬麟如叫起来,看着墙上的画,草地上卧着的白马,洁白的长鬃毛飘逸细腻,靠着它睡着了的司琴,一头卷曲的黑色秀发,随意洒在身边,像一幅斗篷,散落在马身上,躺在她们身边的狗和猫机灵地看着四周。

司琴奇怪地问:“你见过它?不会啊,画好就挂在这儿。”

“有人临摹得很好,但是少了精髓,爱得无私、光明、纯粹。”姬麟如目不转睛地看着画脱口而出。

“你到底在哪儿看见过?”司琴好奇地问。

“慕尼黑的一个画展上,”姬麟如看着画:“乍一看我还以为是同一幅,看来是有人临摹了这一幅。”

司琴看着画想了想,“林锐,只有他。司明绝不会临摹我三叔的画,他要画就画自己的。”

“那副画奠定了他在画廊的基础。可惜,不及这幅的一半,看见这幅,那幅不过皮毛。”姬麟如回头看着司琴,“什么时候画的?”

“地震以后,那时我哥和林锐跟着救灾去了,我昏睡了几天醒过来,有时可以下楼走走。我三叔不让我走远,要不就不许我离他太远,要让他随时看得见。地震时我走丢了,他被吓坏了。总让狗和猫跟着我。我也走不远,老想睡觉,有时倒下就睡着,画这画的时候本来我是坐在马身边的,可是我又睡着了,害的白雪这么卧了很久。”司琴笑起来,“从那天起他们每人都画过我睡着的画。”

姬麟如笑着,看着司琴,“我以为只是想象出来的,我这辈子也遇不上这样的人。没成想,我竟是这么幸运,真有这样的人,见到你的第一眼,我就似曾相识,原来是画,他有意模糊了你的面孔,让画失去了些原有的精髓。”

司琴看着他兴奋不已的样子:“你不会是喜欢上画里的人吧?那也太奇怪了!”

“奇怪就奇怪,现在我知道她就是你!而且最好的是我还没错过!”姬麟如笑嘻嘻的看看司琴,又看看画,“对吧,蓝毛。”说着伸手去摸躺在床上的大猫。

“别碰,它不是蓝毛!”司琴一把把猫抱起来,猫狠狠地伸出爪子,不过抓空了,“这是金眼儿,不是蓝毛,蓝毛在城里。”

姬麟如缩回手,“真是一模一样!你是蓝毛奶奶?”

金眼儿生气地嚎叫着。姬麟如却高兴得不得了,“你也在画上呢,真漂亮。”

司琴摇摇头:“好了,这就是熏炉,”司琴指指屋子中间的球形炉子,“上边的镂空炉盖是可以打开的。下面两层,碳灰落下去,好打扫。”

姬麟如这才注意到屋子中间的炉子,黄铜的熏炉,古色古香,炉盖镂空,祥云式样,炉身錾出凤凰图案,很漂亮。“哪找来的?这东西也不常见,还有一圈炉台,北边用的多吧?”姬麟如看着炉子说。

“这东西土生土长,就是前面大村的铁匠铺打的,只是其他的没有这么大罢了。听我爸说我家是从北边过来的,元跨革囊的时候。”司琴把猫放在地上,金眼儿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,“我们出去吧,水烧开了。”

“好,你家东西可太有意思了,独孤这个姓也确实是北边的姓氏。”姬麟如笑着:“你就住在这样的屋子里,还可以看星星,有难得一见的熏炉和大猫。”

司琴回到露台上,沏好茶,姬麟如端起杯子闻了闻:“好味道,也是这里种的?”说完尝了一口。

“这边不产茶,这是今年的新茶,南边茶场出的。”司琴喝了一口,“淡了些,不过味道正,香味儿好。我留了些,喜欢就带几包回去。”

“还有咖啡,上次那种,一喝咖啡就想起它。”姬麟如笑着。

“行,”司琴笑着,“ 难为你过了他们的八卦阵。”

“何止,想着过了就可以和你在一起,所以,什么都不怕!”姬麟如笑嘻嘻地看着司琴:“真没想到,我也有这样的运气,因为遇见你。”

司琴笑起来:“你今天这是怎么了?知道吗?有人和我说,看见你出现,很多人又爱又怕,你笑,有人倒霉,你不笑大多数人倒霉。你今天就没停过,一直在笑。”

“谁这样乱嚼舌头?大多数人是自己倒霉还不知道,有人倒霉是自己乱撞。相反也一样,好运气在跟前视而不见,明明可以往高处走,偏偏眼一闭,跳下去。所以好笑。”姬麟如看着司琴身后,“那家伙真是你家养的?”

司琴回头一看,金眼儿正躲在自己身后,狠狠地看着姬麟如。司琴笑着把它抱起来:“金眼儿,这是姬麟如,我的朋友,刚才他吓你一跳,你也吓了他一跳。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?”金眼儿趴在司琴腿上,冷冷地看着姬麟如。

“它是和蓝毛长得像,你说它们和那只大猫是不是亲戚?都有对金眼睛。”姬麟如好奇地看着它。

 司琴看看金眼儿,“这个还真不知道,金眼儿是本地的品种,只是在更高些的山上,才有它们这么纯的毛色。都是一家一家,一代一代养的,有时相互赠送。在山上它们自己养活自己,很少在家里吃东西。”

“这就有意思了,难怪野性大,和我见过的猫儿大不相同。它们太漂亮了,真是一方水土,一方风物。”姬麟如笑着,“我也想养一只。”

司琴看他样子认真,想了想:“说这话可得想好了,它们不好养,得有地方跑,吃的到不挑剔。”

姬麟如笑着:“它不好惹,我就想蓝毛,多可爱。通人性,又漂亮。”

司琴哈哈笑起来:“原来对你好的就通人性,可爱,不理你的就野性难驯。”

“人的通病,比如你,要是你还是不搭理我,啊,那真太让人难过了。”

司琴笑着给他添上茶,“你喜欢的可是画里那位。”

“我认识你的时候,可不知道你就是画里的人儿。我喜欢的是活生生的你,现在的你。”姬麟如一本正经地说,“我在想能不能把我那院子也弄成这样。”

看着他环顾四周一本正经的样子,司琴突然想起沙地村那空搁了四、五年的地。想着那年的热闹,人人要一栋自己的房子,而今曲终人散,说话的人都忘了。也许是另做打算的时候了吧?

“你在想什么?我让你无聊吗?”姬麟如看司琴出神。

“哦,没有,你这么说我突然想起前些年拿下的地,当时已经荒废了,很便宜就买下来,已经搁了几年。按新的政策,必须建房了,不然收回。那些当年取土烧砖的水坑也该想办法收拾,外来人口增多,住在那边的人也多起来,小孩子也多。城市道路的规划也出来,就在前边不远,依山傍水,是个好地方。”司琴看着他说。

姬麟如看着她想了想:“回去时能去看看吗?听上去很不错的项目,我来投资如何?也跟着你做做实业。”

司琴笑起来:“投资好像不是做实业吧?”

姬麟如眉毛一挑:“到时候就是了,别的不行,搬几块砖头还可以吧?”说着举举胳膊。

司琴看着他的样子哈哈笑起来。
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