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人间 连载 113

“这是怎么了?”司明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,“我们好找,原来躲到这里喝茶。”雁南出现在屋角,他们走到茶台前坐下。

姬麟如笑着给他们沏上茶,“她笑我搬砖头的决心。”

“搬砖头?司琴,这又是干什么?又作弄人吗?”司明看着司琴问。

司琴抱起猫,靠在椅背上啧啧地说:“瞧瞧,这次才几天,就把我哥给化了缘去,难怪人说厉害!”

雁南在司琴身边坐下笑着:“既然搬砖头,总有原因,司琴,你想什么呢?哥哥在这儿。”

“说我们上次看中的地,就是沙地村那儿,按今年的政策,如果不动工就要被收回。我说要动工,他说去搬砖。”司琴笑着。

“咦,还没动?”雁南奇怪地问。

“啊,那里呀,等市政规划呗,一直说要在那边修条高速公路,只说着不动,也把司琴僵住。前些天规划出来,也是时候盖房子了。”司明看着司琴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司琴笑着:“搬砖是不成问题,地方不大,又靠后依山,前后的地块都被其它公司拿走,我想了了齐师的心愿。”

“我记得你不是说在山上弄苗圃吗?是林用地。”雁南看着她问。

“山上是,但是坡地和砖瓦窑这边不是,只是因为市政规划没下来,我就拿它栽花种草。山上的树木也长得不错,可以做景观林,现在的苗圃不必改动已经是景观,环境很好,齐师让人管理得很好。要动脑筋的是那些大坑,前天听说保安发现得及时,不然那几个小孩子就淹死了。但是小孩子,比猫狗都能钻,这次算运气好发现,下次呢。”司琴端起茶杯:“总不能视而不见。”

“也是,我们回去看看,那边地基还行,建住宅区不是问题。”司明想了想。

司琴沉吟了一下:“我是这样想,其它几家不是也没开始弄?每家地块都不大,和他们商量商量,是不是统一的建娱乐、购物、休闲区、商业区、公用设施、学校、医院,免得家家上结果大家都收不回本钱。”

“他们会听吗?”雁南看着司琴问。

司琴一笑:“他们差着银行多少钱,又搁了这么几年,家底已然上来了。”

雁南笑起来:“既然这样,全拿下如何?”

“不,他们有些已经收了预售款,也是一摊烂账,我们犯不着。选几家有能力的商量一下,我们注资,大家有赚头皆大欢喜。”司琴笑着,“我猜,齐师已经打听好各家底细。我们的地块就建半山别墅,齐师一直想着要把老街上拆下来,还有这些年他收来的各种木材用上,再建一个老城的样子。”

司明看着司琴惊奇地问:“你是说,从前拆老街时你把学校、粮店、那些从前地主土豪的房子上的材料留下来了?”

司琴笑嘻嘻地:“招牌、门窗、梁、檩子、石门墩、砖雕、只要是好木料,好手艺,齐师都留下来了,还有其它地方的也都收了过来,还有几千张老房子照片。不然你以为我在半山上建那么大仓库干什么?”

雁南笑起来:“那就有意思了,建起来真是有市无价,离商业区不远,环境好,又有老东西。我记得那会儿开始说修路是吧,我投,记得当初约好的,有我一栋。”

“什么东西有你的份?”子琦绕过屋子走过来,“说着,说着你们俩就跑了。”

“我们说司琴的新想法,她要重建老城,攒了一堆货真价实的老东西。”姬麟如笑着,“雁南要一栋房子。”

“那我也要。”子琦说着在他旁边坐下来,“那么个老城,光地产应该不赚钱吧?独栋的房子占地大。”

“所以,她算计着附近其他地产呢。”雁南笑着说。

“也是,拿下来,我们做。”子琦明了地说。

“司琴不想背烂账,只想注资弄几样,美其名曰共同发展。”司明笑着说。

子琦看看司琴,笑起来:“也是,一个人吃成胖子没什么意思,费钱费事,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,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福气。我投,也要一栋。”

“筱子琦,认识你快四十年,第一次见你问也不问就投钱。”雁南笑着说。

“好,回去看看地方。”子琦笑着。

“听上去很好的想法,这两天是不是弄弄细节?规划一下。”姬麟如认真地说,“要一家,一家去谈,改变设计也不容易吧?”

“他们么,这会儿愁钱,也还没开工。司琴出面大概忙着、赶着来。”司明笑着说,“只要司琴这边动工,其它也就跟上。”

“说到动工,雁南、子琦,我要从海外工程公司撤资。”司琴突然插进来说。

“不是好好的?怎么了司琴?”司明吃惊地问。

子琦笑笑:“你也发现了,虽然不是我们直接管理,但是这样的资金流向已经触犯了规则,就算很巧妙。但是,终究损害我们投资人的利益,我们有权撤资。”

雁南看看司琴:“真遗憾,你一直在旁边帮大忙,那些阿拉伯人喜欢你。撤资之后我们重组一间公司如何?”

司琴笑笑:“好啊,经理人多得是,不一定做工程,想做也行,一级建造师我这边有几个。”

“你想清楚了?一直憋着委屈。”雁南看着她问。

“在纽约卡珊德拉得意得很,就用这个威胁我。当时我不明白,现在知道了,我且能让人以这个为把柄威胁我。朋友嘛,谁都有几个。”司琴淡淡地说。

子琦笑笑:“也是,该掰个明白,还是掰个明白,生意归生意,人情归人情,我们不差那点儿钱。”

司琴点点头。

司明看着她:“易家怎么办?”

司琴一笑:“能让他这个时候去欧洲,他们是知道的。处理北京公司的事,他们就应该明白我会怎么做。那间公司不过是易殊向家里示威的资本,并不是易家的生意。他们也很高兴,在还来得及的时候,我解散它。”

“恶人都你做了,司琴。”子琦笑起来,“这次,我来,毕竟我是最大的投资人。你只要给我份委托书就好。”

司琴看着子琦有些吃惊,“好啊,谢谢你,子琦哥。”

子琦一笑,看看姬麟如:“现在也只好心甘情愿地听你叫哥。”

回到城里,齐师一大早到公司接上几个人,往城外去,从前的砖瓦厂废弃的土地上,接二连三的大水坑触目惊心,四周立着高高的围栏。顺着碎石铺出来的小路,一路上山,山前的坡地上种满草坪,这会儿正被一块一块地切割下来,往车上装。山脚种满各种花卉,树苗长势很好。山上郁郁葱葱的枫树、银杏树、珙桐,看上去已经形成规模,树下间种着一些好看的植物,看上去不是花卉。

“这些是什么?”雁南指着一片植物问。

“那是丹参,”司琴笑着:“我们赚钱的药就有它的成分。”

“高的这个?”子琦好奇地看着高大的植株上开着白色大花朵的植物问。

“芍药,它旁边矮的那片是牡丹,也是我们赚钱的根本,那些药妆的成分。”司琴笑嘻嘻地:“没想到吧?我们赚钱也赚得那么美丽。”

“不是五月才开?”姬麟如好奇地看着连绵不绝的花海。

“这里暖和啊,那边山谷里,玫瑰。”司琴笑着说。

子琦找个高的地方爬上去,四处看看:“雁南、司琴,把制药公司股份慢慢拿回来,我们至少掌控百分之三十五。”

“怎么回来一趟就感兴趣实业了?”雁南笑着问。

“我们有几间工厂?”子琦看着远处的一栋灰色大仓库问。

“一间工厂就已经难以收购到足够的原材料了,还几间。”司琴笑着说:“我们的价钱贵,因为使用的原材料是原生态种植,产量不大,周期长。我们不愁销量,愁产量。”

子琦跳下来:“不可以多弄些地种?”

“这得慢慢来,先要像这样,把树种好,而且那些树下面可以种什么药材也是有学问的。”司琴笑着,“这个你就别操心。”

“难怪这些树一片一片的。”雁南看着下方的山坡说。

“这些是为了将来那地产的景观种的。真正养药材的在后面山谷里,是杂树林,仿的本地原生态种植。下面套种名高贵药材,也很好看。”司琴跟着齐师转过一块巨大的岩石,爬上台阶,来到仓库前。

小达、小吴已经把车从大路开到这儿来。看见他们上来,拉开仓库大门,打开灯。巨大的仓库里分区堆放着不同的建筑部件,门、窗、棱子、围挡、墙裙、柱子、石头构件、瓦、雕花青砖。看着上去有些年头了,不过样子还十分结实耐看,满满一仓库。

“司琴,你是怎么弄到这些的?仓库什么时候建的?我怎么不知道!”司明挨着一堆堆建材仔细看,“天,这是楠木、柚木、乌木、红木、檀木,司琴!”说着转头看着她,“你一早就想好了吧!难怪你看守这山,像看金库似的。我原以为你为的是那几棵黄花梨木树和黑檀树。”

司琴笑着:“知道走马串角楼的好处吗?就是好东西围在院子里。”

“打算怎么办?建一座城当博物馆吗?”姬麟如敲着一块三层透雕的墙裙问,“这东西可了不得,阴沉木,那么大!”边说边绕着材料堆走。

“建一座留着升值,其它几位你们想要房子的想好、选定,我们依材料设计房子,一旦装上去不许拆、换。这些东西除了博物馆的藏品,足够建十来栋房子的了。这边气候干燥,但是周围的人工林已经成型,水分也够,有利保存这些东西。其它的,木材已经存好在后边,虽比不上这些老东西,但是上好的杉木和老挝、缅甸过来的柚木。请人仿着这些做,师傅们,齐师已经找好。规划图也有了,房屋的设计图就看各位选什么。博物馆的事我还在想,看了几个设计师的,不是很理想。住房大概联排、叠加、独栋不超过四层,在坡地上,前面建高层不超过二十层 ,不打算在这边做商业街。所以才想到前边那些地块,再不济有两块看来是等政府收回,从新拍卖时买过来,但那个时候地价就上天了。”司琴笑着说,“齐师想建这样的房子很久了吧?”

“还是大小姐明白我,大小姐,随时我们都可以开工,但是这房子一定好设计好,别辜负了这些老东西。”齐师笑着说。
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