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人间 连载 115

“怎么?感慨人生多变?一个月里你经历的,比别人一年经历的还要多。”姬麟如拿着杯牛奶走过来,“大清早的,做了飞机,别喝茶,喝杯牛奶吧。想睡就去睡一会儿,电话里说你见了尤总,给易殊找了工作?怎么想的?值得吗?”

司琴接过牛奶,把头靠在他胸前:“希望我不会后悔。”

姬麟如把她搂在怀里,吻着她的头发:“做了就别想太多,就当最后一次帮他们吧。也只有你会帮他们了,筱子琦把事情做得够绝的。”

司琴苦苦一笑:“易家的意思吧?配合得那么好,要甩了林皓。”

姬麟如笑起来,吻吻她的前额:“真是太聪明,有时候真叫人心痛。别想了,有时候事情真不是我们能掌控。”

司琴喝下牛奶,“也是,这三天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过,我哪儿也不想去。”

姬麟如把下颌放在她头上抱着她:“好,我们就哪儿也不去。”

司琴抬头看看他,笑得绝望:“如果能,这样一直下去有多好,可惜不可能。我最信任的人,却是我最不该相信的人,我爱的人最终是伤我的人,这上面林皓比我强多了。”

姬麟如看着她的眼睛:“你有我呢,相信我!”

司琴一笑,低下头:“我看还是不信吧,省得到时候下不了决心。”

姬麟如笑着问:“下什么决心?”

司琴直起腰来,离开他的怀抱:“离开你。”

姬麟如脸色变得惊讶、难看:“为什么要离开?”

司琴嘴角努起来:“没几个人见过‘山鬼’,林锐见过,他离开了,你也见过,比他更近,更清楚,大概你也会离开的吧。”

“独孤司琴!我姬麟如绝不会,绝不会那么做,只要你是独孤司琴,我就不会!”姬麟如站起来,看着坐在贵妃椅上的司琴吼起来。

司琴奇怪地一笑:“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独孤司琴?”

姬麟如叹口气,单膝跪在她身边,抓着她的手:“不论你是哪一个,我绝不离开,司琴,对不起,可是你的话,让我害怕。长这么大,我从未害怕什么,但是你刚才的话,真的让我害怕。你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?昨天还好好的说建房的事,怎么今天就这样?到底怎么了?”

司琴把脸转到一边,叹口气:“有时候真羡慕林皓的无知,不知道,就可以按自己想的活着,爱怎样,就怎样。没有顾虑,没有无可奈何的视而不见。痛快地活着。知道的多,人就累了,累了,可还得去解决问题。”

姬麟如站起来坐到她身边,看着她的眼睛:“你知道了什么?”

司琴看着他一笑:“海外工程公司转走的钱,不是林秀娟的。另有其人,对公司运作那么清楚,办法又那么巧妙的,只会是自己人,不是林皓那个锈脑袋能做的。我放易殊一马,希望明白我的用心,如果还执迷不悟,情分也就尽了。”

姬麟如看着她的脸:“你知道是谁?”

司琴笑着点点头,“这一行,还是我一手带出来。”

“司琴,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,出乎预料,你也……”

“以我的方式,开诚布公,免得以后难堪。现在想想,在纽约,婚礼还好,幸福快乐,筱子琦送客,莫名其妙接了新娘花束。大家吃吃喝喝,跳跳舞。傍晚换了衣服你们来了,也还好,烛光晚餐,子琦、我、雁南、司明、林锐。开了我们的第一次碰头会,酒好、音乐好、焰火好、心情很好。雁南逼婚,玩笑之中。完了去跳舞,几个林锐和朋友过来,然后我们走散了,子琦、雁南、我,不停地跳舞。午夜我累了回房间,没那么醉,有人在我耳边说:到了。我就走出了电梯,司明跑出来喊‘还没到呢!’我却看见林锐和卡珊德,拉拉拉扯扯一晃而过,多巧,我跟过去,藏在楼梯间,看得一清二楚,就像看演出,至少一个人在演。你的目标,‘水月观音’。而凡是知道卡珊德拉的人,都知道她和小王子洛伦佐的恩怨,偏你还请她做公关。你拿不拿得到‘水月观音’,似乎不重要,窗户纸后面是什么,我现在不想追究,也不想知道。”司琴笑着说完站起来,“我家在这边有公寓,我还是过去。不论谁做这件事,这两天也就现身,毕竟我堵死了林皓这条线。我想到时候会很难看,保重,再见,姬先生,谢谢你和我演了这场戏,接下去,该我自己演完。”

司琴说完提起包离开房间:“我的行李就送到我办公室,谢谢你。”

姬麟如跳起来,冲到她面前拦住她:“司琴!听我说,我真不知道,司琴,司琴。我确实只为那‘水月观音’去的。我确实轻信别人的介绍,没有去调查就雇了卡珊德拉。但是,你说的这些事情我真不知道,我发誓,我不知道,司琴,你要相信我,我真不知道。”

司琴一笑:“你知不知道不要紧,关键是我怎么看。这件事终究会找上门来,与你无关,只是有名的姬麟如被人这么摆一道,我佩服你,怎么咽下去,还笑嘻嘻的。而我,既然找上门来,也就面对,再见。”

“司琴,你听我说,我不知道,我如果知道后面这些,绝不会、绝不会让人那么利用我,就算不觉得他们卑鄙下三滥,我也不会让我自己落到这样的境地。司琴,既然这样,那么,让我帮你,好吗?至少这件事和我有关!”姬麟如把手拦在司琴跟前,急切地说。

“该是我自己的事情,还是我自己来的好。”司琴笑笑,“不过还是要谢谢你,帮我把戏演好,再见。”司琴推开他的手,打开房门,径直地向大门走去。

姬麟如追上去:“司琴,至少,让我送你过去。”

司琴笑笑:“我已经让助理来接我,该是我的事情,让我自己来。”

“司琴,你这样,我该如何是好?司琴,别这样。”姬麟如乱了分寸,一把拉住她,“司琴。不管怎样,我对你从没有别的心思,相信我。”

司琴看看他:“下次,别听什么人的主意,主意还是自己拿的好,毕竟不是平常人家,是幸运,也是诅咒。”

司琴推开他的手,“车来了,再见。”

姬麟如松开手,呆呆地看着她,司琴头也不回,打开大门,门外停着她的车。他本能地追过去,“司琴,你等等!”司琴的车已经走远。

闭上眼睛,回想所有的一切,姬麟如苦笑起来,像司琴说的,是自己饥不择食,慌不择路地轻信了别人,这一切,自己就像别人手里的木偶。只是自己以为,所有一切都是发自内心,是自己的愿望不错,错在和林锐一样,任人摆布。司琴,是如何看穿的?难道海外工程公司破产后有人联系了她?一定是这样!姬麟如跑回房间,拿起电话,拨通他这辈子憎恨的号码。

司琴来到公寓,当初买下林皓的嫁妆,三叔也买下这套公寓送给自己,一直空放着。元旦过后处理吴总的事情才叫李总悄悄装修好,自己在这边好有个落脚的地方。若不是姬麟如说破,自己压根想不到,为什么三叔会买那么一套公寓给自己,比林皓的大了一倍。按着自己的喜好,让李总找人设计,装修,家具,家居用品,可谓尽心尽力,看上去尽善尽美。而此时推开门的司琴,看着这些,只觉得冷。助理抱着买来的食物往厨房里去,把冰箱塞满。出来和司琴告别。司琴简单地说了节后要见的人,要开的会,就让她回去。

“琴总,车就在车库里,钥匙挂在玄关那儿,你有什么要办就打电话给我,这几天我留在北京。”助理笑着和司琴说完离开。她的声音消失在空旷的屋子里,司琴走进卧室,倒在床上,翻来覆去。

“他该打电话了吧?谁会第一个打电话过来呢?”司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想,“算了,该来的自然会来,就这样。”出乎预料,她睡了一觉醒来,已经过了中午,电话安安静静。司琴不觉一笑,爬起来,走进浴室,把自己收拾好,换身衣服,也饿了,出门找吃的。玄关柜上放着两把车钥匙,司琴看看,抓起洛伦佐的礼物离开公寓。没走多远,电话响了起来,司琴接起电话,李总的声音:“琴总,有人跟着你。”

司琴一笑:“是谁你有数了吧?”

“她叫兰紫霄,和姬麟如的妹妹姬蕊如是发小,一直到她去世。还在读初中时就被姬麟如的母亲吴贺兰收做干女儿,和姬蕊如一样叫妈。现在是自己做咨询公司,很了不得,替人处理棘手的事情。”李总简单地介绍,“我先走,再跟她就发现了。”

“好,你去吧,我知道怎么办。”

“琴总小心,这人心狠手辣。”

“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

司琴把车停好,引来一片赞叹,等她下车,女孩子们人人自危,忙着离开。司琴笑笑,进了电梯,看看楼层分布图,直接上到顶层餐厅。找个显眼的位置坐下,拿起服务生递过来的菜单点了几样,笑着要了杯茶。


网友评论

2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2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08月01日 11:22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