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人间 连载 116

菜还没送上来,司琴对面就多了两个人,一个年轻清秀的女孩子,助理在办公室里拍到的人。一个上了年纪,但是看不出她具体的年龄,她保养的很好。皮肤紧致、细腻,没有什么皱纹斑纹,淡施脂粉,恰到好处,眉目大方端庄,标准的北方美人。

年长的女性先开口:“你是独孤司琴小姐? 司琴站起来微微一笑:“您是?”“啊,我们可以坐下说吗?你在等人吗?”那位美丽的太太问。司琴一笑:“请坐,我没等谁,只是饿了,出来吃点儿东西,您要不要也来一份?夫人,您是?”

对方坐下来:“就别叫夫人了,我就看门见山,我是姬麟如的妈妈,你就叫我伯母好了,我也是六十多岁七十的人。独孤小姐真是百闻不如一见,果然美人一个,真是难得,连我这老太太见了都喜欢。”

司琴一笑:“夫人过奖,这位是?”她看着旁边的女孩儿问。

“这是我的干女儿,就像我亲生的一样,我的女儿去世了,麟如和你说过吧?亏得有紫霄,这些年我才不那么度日如年,这个,你还年轻,等你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明白。”姬太太微笑着说,“怎么还那么生分?不是让你叫我伯母吗?”

司琴笑着:“我不知道,姬先生怎么和您说的,不过我们吵翻了。”

姬太太吃惊地看着她:“怎么会?我听说他才从你家回来,还玩得很高兴啊?”

司琴咬咬嘴唇,“我们想法不一样,做事的方法也不一样。我想,以其以后来吵架,不如现在分开,对大家都好。”

姬太太看着司琴:“是不是我家麟如太霸道了?他从小就这样,人人得顺着他,你别介意。其实,他是个很温柔、很重感情的孩子。他告诉过你吗?他原本在美国有很好的工作,人人羡慕,再过几年做合伙人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。可是,知道他妹妹病重,就想都不想地回来照顾他妹妹,可惜天不遂人愿。哎,看他的样子,我们都不好劝他回去,那么做可就是我们太无情了。她妹妹就死在他怀里。唉,真是一言难尽。”

司琴看她眼角泛着泪光,忙说:“不好意思,让您难过。我想我和他不是理解上的问题,而是生活习惯上的问题。他霸道,我则是从小到大的大小姐,并不打算跟着什么人走。再说我们离得也太远,他放不开他的事情,我也有我的工作不想放下,所以还是分开比较好。”

姬太太看着司琴:“可是,现在交通那么发达,一天的航班有好几趟,来去也花不了几小时啊。慢慢把工作移过来不久行了?”

司琴看看窗外灰蒙蒙的天空说:“我也不喜欢这里的空气,并不想在这边生活,也不想离我家太远。”

“哎,在那里生活都是习惯,当初我也觉得我不可能在这里生活下来,可是一晃几十年,也就习惯了。女人嘛,在家自然是宝贝,可是,总不能在家一辈子,总要结婚和丈夫生活。如果只是这样的问题,那就太任性了。”姬太太语重心长地说,“我家麟如,学历、人品、长相、家世,就像你一样,是再难找到的,你也明白吧?”

司琴微笑着:“这就太像,反而没什么意思,我的毛病大约就是任性,总是难改。姬先生需要的是像兰小姐这样温婉贤惠、聪明善解人意自的女孩子,不是我这样的霸王。”

“是吗?”姬太太笑起来,“我倒觉得,他这辈子太顺利,需要个霸王让他明白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这样才能镇住他的性子,别太张狂。”

司琴一笑:“那么这个人就不是我了,我有个姐妹,林皓倒是这样的人,可惜她结婚了,而且夫妻两感情很好。”

姬太太微微看司琴一眼:“林秀娟的侄女?我听说她就出事在你手上?”

司琴一笑:“是,她想通过我家公司转移财产,被我发现了。”

姬太太一笑:“你胆子可真不小,还说你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司琴笑着:“这是两回事,我父母教育我,违法犯罪的事情绝不可以干,也不可以让坏人有可乘之机。不能偷税漏税,不能少国家一分钱,也不能少员工一分钱,不然,他们亲自把我扔进监狱去。所以,我不是胆大,是害怕。”

司琴看到姬太太眉宇间不经意地露出特别的凌厉,但是脸上却带着她那个年纪迷人的温和微笑:“他们说得厉害些,但确实是做事的道理,你能这样他们一定很欣慰。我也替他们高兴,不是,是有些嫉妒,他们有你这样的女儿,真是上辈子修来的好福气。而我自己的女儿,唉……我听说你哥哥在美国?”

司琴笑着说:“是啊,他在那边做医生。”

“真是有福气,有你们这样的儿女。司琴呀,我可以这样叫你吗?我很喜欢你的直率,认真,比起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,你真是我心里的儿媳妇,你就给我们麟如一个机会,好好谈谈行吗?我们麟如有时候不会说话,可心眼儿是真的好。你爸妈再好,你也不能守他们一辈子吧?”姬太太温和地说。

司琴笑笑:“我真有这样的想法,守我爸妈一辈子,我哥在国外不打算回来,我爸妈也不会过去,只有我守着他们。”

“我听说你还有个哥哥?对你爸妈也很好呀。”姬太太看着司琴问。

“那是我三叔的养子,他要照顾我奶奶、三叔已经够忙的。我的父母还是我自己照顾吧,别让人笑话了去。”司琴笑着说。

姬太太一笑:“那你考虑过我们吗?麟如也是有父母、祖父母的人?”说完她的脸一紧,明白自己说漏了嘴。

司琴叹口气:“所以,我们分开是认真考虑过的,不是小孩子怄气。”

姬太太莞尔一笑,“你父母过来如何?”

司琴想了想:“要他们六、七十岁上来改变生活习惯,多少有些不妥。不然,就去美国了。”

服务生送司琴点的东西过来,司琴笑着问:“姬太太要不要来点儿什么?”

姬太太一笑:“哦,你吃吧,我们就不打搅了,我还有事。什么时候我们有空再聊,司琴,再见。”

“姬太太,再见。”司琴笑着和她们道别。

一直默不作声的兰紫霄引起了司琴的兴趣,看着她们离开,司琴拿起餐具吃自己的东西,“怎么回事?以姬家的家世,姬麟如的本事,不该这么低三下四,带兰紫霄来自然是提醒,可这一心撮合也奇怪了些!”

司琴吃完东西,开车在城里逛了逛,回到公寓,停好车上楼,边走边和自己打赌,谁会先来,兰紫霄还是姬麟如。看兰紫霄听见姬麟如的名字,司琴已经明白了八九分,她真是能忍,忍了十多年。能把那么强烈的愿望控制的那么好,真不愧是专门给人解决问题的。电梯门打开那一瞬间,司琴又回到了纽约的电梯里,“那是谁的声音,‘到了,’自己怎么就会神使鬼差的走出去?”司琴问着自己走向房门。

“你去哪儿了?怎么不接电话!”姬麟如突然冒出来,吓了司琴一跳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司琴看着他问。

“你没事吧?怎么不接电话?”姬麟如看着她问。

司琴摇摇头,打开包看了看,自己没带那部电话,只带着李总为了安全要她不离身的一部,电话号码没几个人知道。“我忘带了,我很好,谢谢你。”司琴笑笑,打开门。房间里充斥着电话铃声,司琴回身关门。

姬麟如拦住她:“真要这样吗?”

司琴看看他:“知道我见到谁了?你妈妈和兰紫霄。知道他们的态度吗?撮合,急得让我害怕,再见。”说完把门关上。

拿起电话,几乎都是司明的号码。司琴叹口气拨回去,司明立刻接起电话:“司琴,怎么了,你去哪儿了?怎么麟如说找不到你?你也太任性,司琴。别什么事情全由着性子做,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司琴笑起来:“所以别教训我,不然我会以为是你故意的,想办法赶走锐哥哥,让姬麟如插进来。要是你那么做,这辈子你就别想我再叫你哥,也别想我再理你。”

司明停了一下,叫起来:“这是哪儿的话,你疯了吗?”

司琴笑着:“我听着像是你出毛病了。我好好的,莫名其妙被人跟踪,然后从未谋面的姬太太冒出来,逼着撮合。真是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一样的不把人当回事,想要,就不说一声,直接打上门来,当我是什么?以为天下都是他家的?我偏不。那幅模样,大不了哪个北边小城里谁家的女儿,长得漂亮些,姬家儿子下乡遇上。你,最好站稳了,把你的小心思收收,不然我把你扫地出门!”

“司琴,别闹了,怎么还是小孩子脾气……

“我姓独孤!从来没有对这些事情胡闹!听清楚了!别再生意上,日常上开口就说独孤雷震是我伯伯,到这些事上反而忘了!”司琴的口气突然严厉起来,就像教训下属一样对电话那头的司明吼起来。

司明被她吓了一跳,“怎么了?司琴,她们说你什么了?”

司琴微微愣了一下,叹口气:“没什么,只是不喜欢她的态度,什么要我爸妈到北京生活,要我考虑他们。莫名其妙,明明说清楚我和她那宝贝儿子分手了,还来说这些话。行了,这事你就别操心,别人不急,你急什么?忙着要分家吗?你急,你嫁。”

“司琴,你这是什么话?”司明生起气来。

“哈,我冲口而出的话,最后好像全成真的,这次会不会是呢?”司琴说完放下电话。拿起床头的座机,拨通一个号码,“我要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“按你的要求,进行顺利,结果这两天就知道。”

“那好,千万别让人发现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司琴挂断电话,坐在床边想了很久。电话铃声惊醒了沉思的司琴,本能地接起电话,“司琴,别放,听我说,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,不管什么,对不起好吗?但是,请你让我知道,我错在哪儿好吗?”姬麟如的声音听上去无所适从。    

司琴想了想:“不是你的错,只是我们不合适。太多的利益牵绊,太多的不可预知,而我,不喜欢无法预知的生活。”

“你想知道什么?什么东西不可预知呢?或者你担心什么?”姬麟如问。

“现在说已经没有意义,你有你的生活,我有我的日子,过法不一样,难免很多东西彼此无法理解。我想,在造成伤害前就结束比较好。”司琴拿过一个枕头抱在怀里,顶住胃里的绞痛,努力保持平稳的声音。

“可是,我们见一面好吗?就见一面,至少,我们该好好谈谈。”姬麟如小心翼翼地说。

司琴叹口气:“让你家人别再跟着我,也别再弄个什么人守着。不是有什么其他人,而是我十分讨厌这种跟踪,而且做得极差,我才出你家门就看见。我不明白你家的人是怎么生活的,但是这种生活方式是我无法忍受的。记得下次遇到喜欢的女孩子,管好你的家人。不过,也许有人喜欢这样的生活吧?我,绝对不行。我们不必再见,祝你好运。”

司琴挂断电话,拿出包收拾行李,换上一身运动服,提着简单的运动包出门。第二天一大早,宋英豪从机场接司琴去酒店,司琴换了衣服行李,下午出现在大马士革,易殊见到她和尤总同时出现,大吃一惊。

五一收假,司琴稳稳地坐在会议室里听几位老总的报告,看起来公司运行平稳。吴总的事情并没造成多大影响。司琴带进来的年轻人,不单做好自己的事情,还从一堆看似杂乱无章的头绪中挑出几个项目。详细地做了调查,预测市场反应,还带了些样品回来,做事有条有理,再历练,历练,可以独当一面。
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