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人间 连载 117

安排好后面的工作,司琴回到办公室,助理端着咖啡进来,“琴总,姬总一大早让人把你的箱子送过来,还有这个。”说着递给她一个信封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帮我订明天下午回去的机票。”司琴飞快地看着一张张报表,在上面用红笔圈出有疑问的地方。

下午见过几个客户,回到公寓已经九点,司琴换下鞋子。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和杯子,喝口牛奶,脑子不停地转着,易殊的话是真的,林锐认识兰紫霄,其他几个也认识,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?司琴不由得苦笑起来。正想着,李总给她的电话响起来,司琴打起精神接电话,“你打听的东西出来了,他们见过,姬麟如不知道。所有的账户都属实,还有保险箱也是。”司琴听着电话仰起头,果然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,“好,我知道了,谢谢你,再联系。”

刚放下电话,另一只又响起来,司琴看看来电,不由得叹口气,挂断。门铃响了起来,司琴走到门口,打开门,姬麟如拿着电话站在门口:“我得和你谈谈,可以吗?”

司琴想了想,让他进门,他随手关上门。

“你们可真是京城的无冕之王,想找谁就找谁,想敲谁的门就必然撬开。”司琴冷冷地看着手里的杯子说。

“司琴,你去哪儿了?我找了你三天!”姬麟如不理她的冷嘲热讽,看着她无了奈何地,“你知道我找了多少地方?”

司琴一笑:“没去查出入境记录?这可是笑话儿,堂堂姬麟如居然查不到出入境记。你那干妹妹合着送了我一程,不远不近地跟着,没告诉你?真是,明打明地说了我退出,还要这样示威,告诉她,我没兴趣,你也不值得。”

姬麟如看着她:“司琴,关于你,我从来,从来就没想过要去查!我也没让谁去跟踪你,”说着闭上眼睛,又睁开:“对不起。”

司琴看着手里的空杯子:“怎么知道我的公寓在这儿?还是又对我那个好哥哥言听计从?真奇怪,你没自己的脑子吗?直接就打到别人家里去,也是和林皓有一拼的人才。”

“司琴!你一定要这样讲话吗?”姬麟如几乎压不住低声叫起来,看看她又觉得无言以对,“算了,你好好的就行。”姬麟如摇摇头。

司琴奇怪地看着他:“我怎么了,会不好好的?”

姬麟如张张嘴看着她,说不出话来,点点头:“你是好好的,好好的。”说着在沙发上坐下来,他的样子看上去几天没睡,很憔悴。

司琴走进厨房,烧水沏茶,姬麟如跟了进去,司琴看他一眼:“放心,我不会从窗子跑了的,那太蠢,十几层呢!”

姬麟如突然抓住司琴的双肩,低头看着她的眼睛:“她们怎么你了?说了什么?在什么地方见到的?”

司琴推开他,洗茶,沏茶,端起茶盘往外走,“有人从你家一直跟到这儿,又跟着我去找吃的。接着你妈妈就带着你的干妹妹,出现在我桌子对面。聊了些你好、我好,如此之好,定是天意。不过如此,我只是讨厌被你和你家的人,这么突然袭击。更奇怪的是,明明你那个干妹妹那么爱你,结果你妈还把她带来,什么意思?我人穷志短?我貌丑难看?哼,我爸现在的工作,就是每天接提亲的电话,比他上班还忙!那天开出去的车,小王子的礼物。昨天我在迪拜,得了一匹阿拉伯纯血统的马,按他认为中国的方式顶着大红绸花结,阿拉伯人从不轻易送动物。顺带帮我大哥接了几只游艇订单。我忙着呢,在这种事上没时间。”

姬麟如跟着她,来到客厅坐下,看着她,一言不发,只是看着。司琴看看他,奇怪他那‘大白鲨’的名头是怎么来的。

“我从没让人跟过你,不是我。至于紫霄,我认识她很久了,我对她,就像司明……说不上。我总觉得她哪里不对,像个古体小说里哪家的大丫鬟。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,就那么个存在。在我家有时代替我们照顾我父母。”姬麟如看着司琴,“我没有,从没有让谁跟过你,要跟,我自己就好,因为我止不住的想!”

司琴眉毛一挑,哼一声,端起茶来,“想说什么,说吧。我两天跑了三个国家,很累。”

“好吧,你看我给你的信了?”姬麟如控制住自己的情绪。

“没有,我忙。”司琴淡淡地说。

“好吧,也没关系,我不知道你哪儿来那些阴谋论,但是我在其中。仔细想想,也不是无中生有,能那么巧的遇见,说给谁也不信。但是,直到你告诉我,我才知道有这么回事,我这两天找过卡珊德拉,可惜她失踪了。她是紫霄介绍过来的,因为是紫霄介绍,我也就没多问。她办事向来稳妥,再棘手的事情,她也能办好。这也是我觉得她像个大丫鬟的原因,从小就这样。”姬麟如叹口气,“我承认,当时你不理我,我又想见到你,所以就找司明问。一来二去,和他熟了,就知道了些你的事情,只要你父母说话,你不会不理。所以才想起送请柬的主意来,后来又把你的珠宝送还给你。我确实有些小算计,只是想接近你,但是绝没有你说的那种想法。我真不知道,为什么你会觉得我那么糟糕!好吧,你是在我家门口被人跟上的,我的错,还在你面前说自己在北京藏个人不是问题。真是不知道怎么圆才好!你想知道什么,问就好,我一定回答,你有什么问题,问就好,我一定想办法解决。但是请你别不理我,也别那么突然就离开,好吗?我知道你住这儿,是因为在易殊的婚礼上。人人说你三叔给的嫁妆大方,可是林皓不满意,说同时买了两套,凭什么把小的给她,把大的留着。这是当时的一个笑话儿,后来还有人把房子在哪给扒出来。我猜,你三叔会把这套给你。”

司琴看看他:“我不想知道什么,有些事知道的越少越好,活得长久些。看兰紫霄的样子,还是离她远些好。不想和她有什么交集,而你,和她又是这样的关系。所以,请回吧,我不想知道,什么也不想知道。就我知道的,再和你纠缠,那真是找死不挑日子。我今天也累了,时差还没倒回来,只在飞机上睡了几个小时。再见。”

“司琴,我也很累,你什么都不说就走,我找了你三天,我们不能好好谈谈吗?”姬麟如看着司琴问。

司琴不耐烦起来,“改天,今天累了。我也不想听,对了,我让人去查还有谁跟踪我,看看想干什么,明天该有答复了。哼,大约又是笑话,再见,我累了。”

姬麟如看着她:“好吧,改天,那么你好好休息。”说着站起来,“再见。”

司琴送他出门,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上。靠在门上,司琴冷冷地笑了笑,看看谁在乎谁。兰紫霄的样子却莫名其妙地出现在眼前。司琴甩甩头,走进房间打开浴室的水龙头,洗个澡,收拾睡觉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电话就响起来,母亲的声音响遍屋子:“司琴,怎么说你和麟如吵翻了?好好的怎么回事?你又发大小姐脾气了?还把人家妈妈说了一通?这是什么家教,你呀……”

“妈!”司琴吼起来,把宋韵吓了一跳,“怎么了?”

司琴压压火气:“人就像大舅妈,根本不把你和爸放眼里,随随便便就打上门来,让人在北京跟踪我。你也别听司明嚼舌头,叫他守好自己的小心思。明白了!好了,没你们什么事,就是我不喜欢。”说完放下电话。

宋韵拿着话筒愣在桌前。独孤雷震看她的样子奇怪就问:“怎么了?被女儿教训了?司琴不是没有分寸的人,不然,怎么把生意做得比老三的大?别乱操心了,我看那家人也该有个教训,别自以为是。”

宋韵看着丈夫,几乎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喊:“不管你拿什么办法,把我给司琴救回来。不然我上门杀人也要把我女儿找回来!独孤雷震,听见没有!”

独孤雷震吓了一跳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那家人,居然让人跟踪司琴!是个正常的人家,哪有这样的?是个正当的理由,哪有这样的!给我把女儿找回来!”宋韵歇斯底里地喊着。

正说着,有人敲门:“大哥,怎么了?”独孤雷鸣在门外问。

宋韵跳起来,一把拉开门把他拖进来,嘭地把门关上,低声急速地说:“老三,老三,赶快去,把司琴找回来,叫人这就去找她,快。”

独孤雷鸣被吓了一跳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独孤雷震拨着电话号码说:“姬家让人跟踪司琴,她妈觉得动机不纯。”电话那头传来司琴的声音:“爸,怎么了?那么早。”

独孤雷震打开免提说:“你妈说你被人跟踪,大约还要被绑架,你在哪儿?”

司琴嘻嘻哈哈地笑着:“我在家里,今天下午就回去。没事,我好好的,只是不喜欢他们这样打上门来的作风,所以让他们滚,杀杀威风。爸,你今天接到不管那个叔叔、阿姨的提亲电话,听着合适的,别一口回绝,你就说,等你瞧瞧家门的风评,孩子人品,再说。还有要上门,不然别提!”

独孤雷震哈哈笑起来:“这才是我女儿!行,你爸我,就这么干!”看见妻子冲过来,他放下电话。

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宋韵不满地问。

“你那么一急,我们又有几个月见不着她!她不是说了好好的?下午就回来?我猜那家人不过是,想看看司琴平日里怎么过日子,才会去小区里晃,不想被司琴撞个正着,司琴就拿大了。这一招不打赢,以后日子就难过。哼,我家司琴,那是哪么等人挑剔的。”独孤雷震得意洋洋地说。

“他们怎么知道司琴住哪儿?怎么就想去就去?那小区不是安保第一吗?我们去几次不都是拿着门禁才进去的?他家不是多少有些奇怪吗?”宋韵不安地问,“他们想要干什么?要司琴怎么样?”

“他家在北京多少有些脸面,进小区也不难,我猜是想给司琴一个下马威。结果,司琴不干了,要他家儿子上门,不然撒手,吵翻了。”独孤雷鸣笑着说:“司琴哪是能让人杀下马威的主儿。客气些还好,堵上门来,那是不论个输赢不成文章。更何况现在,想提亲的,打听的,我自己也快烦死了。我看没事,他家不成,也是好事,真说不定那天,就来个在职官员直系亲属不得经商,司琴才叫委屈呢!不如叫子琦、雁南看着合适的。”

“那赶快叫司琴回来,在面前才是最把稳的。”宋韵缓过劲来,不安地说,“知道不成,那家人会不会心狠手黑也不一定啊,都让人跟踪了!他家听说就不怎么好。”

独孤雷震看着她:“他们敢!走,我们吃早饭去,她外婆、奶奶还等着呢!”

司琴处理完公司的事情,中午吃过饭,把主管人员叫来开了个短会,交代好要办的事情。已经下午三点,司琴让助理送自己去机场。提着行李来到停车场,姬麟如的车停在她们跟前,打开门:“司琴,我送你过去。”

司琴想了想:“小闻,你上去吧,我搭姬总的车走。”

小闻一笑:“琴总再见,到了给我们打个电话。”

“知道了,告诉王总,盯紧那批货的质量,再见。”说完上车,司机接过司琴的行李放到后面。

“谢谢你没不理我,”姬麟如看着司琴:“再不会有人跟着你,我妈也不会再打搅你,对不起,司琴。”

司琴看他一眼,从包里拿出几张相片递给他,每一张都是兰紫霄,在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时间,包括在司琴办公室外。“我的安保人员给我的。”司琴面无表情地说,“拿不定自己家里,我想也拿不定生活。这么个人物居然自己跟梢,还这么大意,这是警告呢还是威胁。”司琴公事公办地说:“我要杀人很容易,这是白家的,就是卡珊德拉家的档案,你自己看,自己处理。顺便说一句,白家终究玩了七八十年,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。给你那个妹妹一句忠告,他们肯这么把东西白送给我,自然下了报仇的决心,就在国内待着吧。”

姬麟如接过东西,翻开看了看,惊讶地看着她:“我和他们没多少联系,不知道他们走得那么远!对不起,司琴。白家就这么把东西给你!”

司琴冷淡地说:“啊,他们和楚家,筱家,还有其他几家,相互都有往来,也相互通婚,彼此相处,自有规矩。白家坏了规矩,或者说管不好自家的人。居然在筱家的婚礼上出手,开业庆典上玩游戏,这是不能容忍的。所以,他们一时周转不过来,几家见死不救,也就半死不活,我买下他家一些产业,让他们缓口气。”

姬麟如闭上眼睛,叹口气,张开眼睛:“你几点的飞机?”

司琴一笑:“知道来等着,居然不知道几点的飞机?”

姬麟如叹口气:“我真不知道,只是想在这儿等着你,你来之前说过,会在今天回去。”

“啊,看来我得改改这说一不二的脾气,不然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司琴淡淡地说,“给你这些东西,只是要他们离我远点儿,让我安静。井水不犯河水,人嘛,想钱正常,只是我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还好我能自保,不然这会儿大概抽筋扒皮了吧?还有,离司明也远些,怎么个远法我自会知道,不然我就带个白家的人进来。”

姬麟如看着她:“对不起!”

司琴笑笑:“也没什么对不起,别的人是自有说到做到能保护的。我自来是天下我打,我家人,我自己看着,认命就好。”

姬麟如伸手抹一把脸:“司琴,你让我没有回转的余地!”

司琴一笑:“有什么回转不会转的?我不过利用你一回,查清事情,堵住后患罢了。你要认识的筱子琦、楚雁南你也认识了,还化住了我那哥哥的缘,也算两不相欠。”

“司琴,你真就那么拿得起放得下?没有一丁点儿,哪怕是触动?”姬麟如看着她的眼睛,不相信,绝望地问。

司琴看他一眼,“触动不触动我不知道。但是我明白,再有百转千回,再有移山填海的感情,那也得活着才行,其它全是废话。”

姬麟如点点头:“你说的,我无法反驳。对不起,我原以为自己聪明,能给你安全和保护,到头来不过是伤害你的工具。对不起!”

司琴的嘴角努起来:“这话就算了,对不起,这话在死人跟前说,那不过是说给活人自己听的,让活人自己好过些。死人的作用不过是让活人觉得,自己至少在那死人变成灰之前把话说了而已。所以别说,对不起,我活得好好的。”

姬麟如把头搁在抱成拳的双手上,“你让我无地自容!”

司琴看着前面的路,冷冷地说:“今天的事情,关于我,我家里,就在这车里到此为止,别让司明和其他人知道。其它是你的家事,别再烦我。”

“我答应你。”姬麟如几乎听不见自己的声音。
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