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人间 连载 119

司琴直直地走过去,看见她过来,司明笑着说:“司琴,你来了,这是文物局卢局长,从北京过来开会,还专门过来看看我们的规划。”

司琴微笑着:“你好,卢局长,见到您很高兴。”

卢局长看着司琴:“真是难得一见,有幸,有幸,听姬总说你带回来的经卷?真是了不起。这是你设计的社区?也非常好,真没想到,你还是这样的一个美人。”

司琴笑着:“您过奖了,我不过是顺路见了些东西就凑热闹买回来。”

“这样的人文景观,真是难得一见,我看谁都会想住在里边啊。”卢局长看着司琴说。

“这里还不成气候,过天你在过来看看。现在还灰飞烟灭的,希望实景能和设计图一样。”司琴笑着,“我们出去看看?后面的草药园要好些,没这些灰尘。”

“啊,下次吧,我还有会议等着,真高兴见到你,独孤司琴小姐。”卢局长说着对司琴伸出手来,司琴笑着和他握握手,送他们出去。

司明忙着给卢局长打开车门:“司琴,我送卢局长他们回去。”

司琴站在车边对车里的人挥挥手,心里却十分不高兴。看他们远去,司琴打电话给齐师,“齐师,司明还带什么人来过?”

“有几拨了,来的都是大人物。”齐师那边一片吵杂声。

“齐师,以后没有我的允许,不许任何人进仓库。明总也不行!”司琴严厉地说:“拿走了些什么?”

“两块檀木雕花的小格窗,还有金丝楠木的小机。”齐师大声说着。

“以后,不许任何人私自拿东西。”司琴更加严厉起来,“我们自己公司的事严禁任何人插手,明总来叫他打电话给我。”

回到公司,司琴看着院里的花花草草,眉头皱起来。坐在桌前,看着公司报表,不由得心烦,最后丢下文件,离开桌子。电话却响了起来,“司琴,你在哪儿?”司明的声音传过来。

“我在竹苑。”司琴简单地回答。

“司琴,我得拿样仓库里的东西。”司明不高兴地说:“怎么我也进不去?”

“司明,你不是我公司里的员工,自然进不了我公司的仓库,你拿走的东西,快送回来。家里的公司是三叔的,你我是平权的经理人,无权说什么。但是我公司里的我说了算。以后,我公司的事情,你就别插手。而且现在开发的地产那是我和雁南、子琦共同出资,每一件东西都登记造册,不可以随意拿走,快送回来。”司琴严肃地说。

“司琴,你什么意思?”司明惊讶地问。

“我和姬麟如分手了,就这样。竹苑也已经转到我公司名下。”司琴冷冷地说完挂了电话。

司明拿着电话半天回不过神来,想了想,他拨通姬麟如的电话:“麟如,怎么回事?司琴怎么了?这几天你们怎么了?”

“哦,我在开会,再给你打电话。”说完那边也挂了电话。

司明愣在原地,想了想,跳上车赶回公司。独孤雷鸣一直不接电话,回到河边的楼里,秘书告诉他,董事长出国了,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。总公司管理权已经在开会时一致通过,董事长不在时,交给琴总和许总。“明总您得去趟东南亚,签证、机票在您桌上,几个由您负责的项目要跟进,他们的财务似乎出了问题。”秘书的话一下子惊醒司明,接二连三的事情占据了自己太多时间,泰国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的合作公司已经催了几次。忙不迭地回家收拾东西去赶飞机。姬麟如终究没有给司明打电话。看来司琴说的是真的,不由得叹口气,几个月的辛苦看来付诸东流。看着他们真是像人说的金童玉女,天作之合。

司琴接过许总的报表,要各分公司各自清点仓库,清对库存,核对进出口货物数据,对接港口,发运货物。分派人手,各自负责各自的项目,前往各分公司跟进。回笼资金,应对新一季的收购,期间又买下几个种植园,加大药用植物的投入,分批培训员工。招收农校毕业生前往各种植基地学习,预留备用人才。所有事情,按部就班。司琴不断地让自己忙起来,这样就可以忘了莫名的心痛和心碎。她的话越来越少,但是一句顶千句,每一个指示,言简意赅。她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计算机,管理着家族和自己庞大的企业。让每一个齿轮高效地运转,产生巨大的利润。同时好奇所有的新兴事物,什么都想试试。

回到家,逃不出的失落又漫无边际地涌到心头,变成一种奇怪的,美丽忧郁的,暗藏欢愉的设计落在纸笔间。这段时间她的设计,不论珠宝还是婚纱,都透着让人欲罢不能的奇怪魅力,一种欲放还收的压抑形成强大的美感,只能说鬼斧神工。拿下许多奖项,却不去领奖,人人好奇这个设计师是什么样的人,对她的作品趋之若鹜。

这天,司琴拿着铅笔,准备画一个自己梦境中见到的胸针,美丽清冷的小东西。失手掉了铅笔,她弯下腰去捡那支笔。看见桌子角下压着一个信封角,司琴把信封掏了出来。不记得自己看过这信封,信封还封着口。司琴拿起剪刀,打开信封,里面掉出页信纸,司琴展开信笺。

司琴,

如果你打开信封,请你耐着性子把信看完。纵有千言万语在心里,提起笔来,却是字不成行。遇到你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事,也是我最痛苦的事,但是我却要失去你。你总说你是认命,可我从未见你认过命,每一步往前走,小巧坚强。我尽力跟随,唯恐在某一个拐角,某一道转弯突然看不到你。我以为我跟上了,却败在彼此的猜测上,我希望你能信任我,我以为我做到了。可是,你突然一转身,告诉我要离开,却不告诉我原因。也许爱与不爱本就没有原因,也许是不是爱连我们自己也没弄清。不论是什么,都让我方寸大乱,原来没有目标的日子有那么不堪。而我原有的目标,在你离开之后不过是尘埃。可是我,无法恨你,恨不起来。我恨我自己,过去全然不知自己竟是那么渺小,在你面前原不过是可以随意离开,放弃。司琴,可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?我不奢望你回答,你从来不好奇,也不问。回答起问题来,也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。我希望和你谈谈,在你心里似乎藏着一个世界。也许是一个世界的两面,一面现实,一面童话。一面对陌生人的怜悯,一面对我的残酷。在伦敦看着林锐死了一样转身离开,行尸走肉般穿过繁华的街道。我心里难免的窃喜,又忍不住的难过,希望自己会有更好的结局。而你,微笑着领奖,坚韧地周旋在各色商人之间,小巧的身影,美丽的样子。让我于心不忍,想什么样的人会让你去受这样的苦。而你对打击的态度又让我自叹不如。我希望此时的我有你万分之一的坚强,但是,我心里只有千百个为什么,而我眼里只有你美丽的样子……

司琴呆呆地看着信,“如果我不美丽呢?”她心里在想“他的字写得很好看。”除此之外,再没什么……

 整个夏天、秋天、春天、又是夏天,司琴就在忙碌中度过,总是在飞,从未想到三叔的生意会有那么大规模。奇怪的是她每到一处总能很快理清头绪,建立强有力的管理系统。从下到上,从上到下信息畅通,她让徐工找来信息管理的人才,建立模式引进计算机系统,强逼着所有人学,学得快,用的好升得快。小半年,她就不再到处飞了,小打小闹的漏洞也给堵死,走了一批人,学得好、用的好的年轻人升了上来。公司运作简洁有效,她织成了一张网,她桌上的电脑越来越先进,随身还有一个。闲暇时她教会独孤雷鸣看懂那些表,连董事长六十多岁还学电脑,而且用得好,其他人只好跟上。才发现为什么司琴会不出门知天下事,哪一环和上下稍对上,她的系统就报警,难怪她抓小聪明一抓一个准。

她自己的公司还在不断地买进、合并、重组,卖出、合作、开发。留在手里的都是像徐工掌管的精密仪器公司一样,名不见经传,闷头发财。年头开发的几个地块也到尾声,开盘售楼,不得不请安保公司到现场维持次序。有人半夜就来排队等,天亮时乌压压一片,还自发的编号不让插队的有可乘之机。

不认识她的人把她说成传奇,认识她的人把她说成天才。是不是司琴心中自知,因为心无旁骛罢了,乐趣所在。

八月应雁南的邀请去欧洲参加花卉博览会,司琴的玫瑰独树一帜,她的兰花妖媚轻灵。有些品种绝世独立,那是勇五叔实践了自己的若言,找来传说中的奇花异草,司琴请来专家细心培植,它们既是观赏的上品,也是稀有的药材。参展的花卉已经先期发往阿姆斯特丹,司琴安排好公司工作,带着阿苏和助理从北京出发。先到巴黎参加时装周为自己的珠宝品牌打开市场。先期若兰先生代理自己在欧洲的生意,效果很好,这次邀请再不能推脱,然后再去荷兰。
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