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人间 连载 121

    按着阿苏递给他的请柬,姬麟如准时地出现在每一个展会现场。司琴的珠宝扑朔迷离,美得令人心碎,宝石与翡翠,玛瑙和碧玺,松绿石。彩钻主题的系列,纤秀舒展,特立独行,从没想到钻石还有那么柔美的一面。几个模特一路杀出展台,素色的桑蚕丝绉纱裹着颀长的身材。美丽的珠宝在薄薄的纱下神秘莫测,美得令人心颤。雷鸣般的掌声,若兰请出设计师,娇小美丽的人儿。一头秀发用翡翠发簪固定发髻,一对透明如水的翡翠耳环,一只同色的胸针,淡淡暮蓝色的立领的礼服裙,简洁明快。

“人那么美,难怪设计的珠宝也出类拔萃。”姬麟如听见身后的人窃窃私语,不觉一笑。“她怎么了?英杰,司琴怎么了?”一个上年纪的声音,叫出司琴的名字,姬麟如不由的回头看过去。宋英杰带着两位上年纪的太太站在不远处,姬麟如走了过去。

“英杰,真想不到在这儿遇上你。”姬麟如笑着和他问好。

宋英杰惊讶地看他一眼,点点头:“你好。这位是我婶婶,妩颜的妈妈,这位是我母亲。妈,婶婶,这是我的一个客户,姬先生。”

“两位宋太太,很荣幸见到你们。”姬麟如礼貌地向她们问好。

“你好,英杰,你们聊,我们去看看司琴,这是怎么了?就瘦成这样!这才一年,这是怎么了?”说完离开他们。

“没想到你会到这儿来,我以为你对珠宝不感兴趣。”宋英杰看姬麟如说。

“我对司琴的作品独有兴趣,它们很美。”姬麟如笑着说。

“是吗?”英杰淡淡地说。

“英杰,”一个声音从暗处传来。

宋英杰咬着牙,冷冷地哼了一声,回过头去,林锐站在不远的地方。宋英杰瞪他一眼,走过去:“你来干什么?买珠宝到店里去,这儿不卖!”

林锐权当没听见对他说:“英杰,司琴自己一个人来的吗?她不能这样,她的眼睛颜色变淡了,司明没来?”

英杰点点头:“你走远些就好了。”

林锐摇摇头,“快送她回去,她眼睛颜色变淡就会昏迷不醒。”

姬麟如回头看着在人群里周旋的司琴,灯光下,她的眼睛真的不是熟悉的黑色而是深棕色,皮肤苍白。姬麟如迅速走了过去,“司琴,恭喜你,它们真是太漂亮了。”司琴回头看着他笑笑,“谢谢。”姬麟如看着她:“司琴他们说的是真的?你的眼睛颜色在变淡。”司琴笑着说:“是啊,有时候会这样,不过没多大关系。”姬麟如对周围的人微笑着:“要不要现在离开,你看上去真的不太好。”“噢,是吗?好吧,我去和主办人说一声。”司琴微笑着和身边的人点头致意。

英杰带着阿苏、小闻走了过来,阿苏仔细看着司琴的脸,“琴总,你怎么样?”司琴笑笑:“还好,只是有些头痛,阿苏、小闻,你们留下来把事情做完,我先回酒店去。”阿苏看着司琴担心地问:“琴姐,要不要把乐苏哥和司斌哥叫过来。”司琴想了想:“先不叫,我看看再说。”

“司琴,我先带你回酒店,走吧。”英杰挽起司琴的胳膊,带着她往外走。司琴笑着说:“舅妈她们怎么办?还是我自己先回去。”

“我送你回去,这就让车过来。”姬麟如突然说,“我的车就在外面。”

司琴看看他说:“好吧,大哥,就让姬先生送我回去,到了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“司琴,行吗?”英杰看着她问。

“行,我到了酒店就给我哥打电话行了吧?”司琴笑着说。

“好,我一会儿过去看你。”英杰看她说笑正常,心想该不会有事,“那就麻烦姬先生把我妹妹送回去。我一会就过去看她,谢谢你。”

姬麟如看着他的眼睛说:“我这就带她回去,一会儿见。”

宋英杰把他们送到门口,姬麟如的车开了过来。司机打开车门,姬麟如把司琴扶进车里让她坐好,关上门,对台阶上的宋英杰挥挥手。转过头来,看着司琴问:“司琴,怎么样?”

司琴闭着眼睛,“还好,就是有些累。”

姬麟如让司机往酒店去,司琴看上去真的不是很好,“司琴,要不要去医院?”姬麟如抓着她的手问,他几乎感觉不到她的脉搏。

司琴张开眼睛看着他,像是认不出他来的样子,摇摇头。

“司琴,你到底怎么了?”姬麟如看着她棕色的眸子,这时它们的颜色更淡了,这和自己认识的独孤司琴完全不同。

“我没事,只是离家远了,有些水土不服。”说完笑笑,“到酒店吃颗药就好,我忘了把药带出来。”

“你的眼睛怎么回事?”姬麟如怀疑地看着她。

“有时候会这样,颜色变浅。”司琴笑笑:“是不是很吓人?”

“不,当然不,你怎么样都好看。”姬麟如笑着。

回到酒店,司琴找出她的药,搁在一个小瓷瓶里的棕色药丸,看起来不像是药厂出的东西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姬麟如看着她问。

“乐苏哥给我做的,对付我的水土不服。”司琴吃下两粒,在椅子上坐下来。

姬麟如在她对面坐下来,看着她问:“每次乘飞机都这样吗?”

司琴一笑:“不是,那还了得?”

“要不要躺一会儿?你看上去还是不太好。”姬麟如担忧地问。

“谢谢你,送我回来,我没事。”司琴看着他说。

“我乐意,什么时候我们变得那么客气了?”姬麟如看司琴,“这两年你到底怎么了?变得我也快认不出来了。”

“我?啊,减肥成功。”司琴笑着站起来,往浴室走,“我想洗个脸,睡一觉。乐苏的药丸总是见效快,但是,人也瞌睡得厉害。”

“有什么叫我。”姬麟如拨着电话看着她的背影说。

乐苏接起电话,“那位?”

“是我,姬麟如,乐苏,我们见过。我在巴黎,司琴的眼睛颜色变淡了,怎么回事?她吃了你给她的药丸,瞌睡得厉害。”姬麟如站在阳台上小声问。

“吃了几颗?什么时候开始的?她现在怎么样?”乐苏几乎叫起来问。

“我就说,没她说得那么简单。前天才上飞机就头痛,一直昏睡到下飞机。前天看着还好,但今天她眼睛颜色就变淡了,深棕色的。我几乎摸不到她的脉搏。”姬麟如回头看着浴室的门说。

“你们这群混蛋,统统下十八层地狱。她一定不止吃了两颗,地址给我,我这就过去。你,最好随着她,别惹她,别让她磕着碰着,让她情绪稳定,知道吗?这两天别到人多的地方去,空气要好。”乐苏气得又骂又交代,“现在去看看她怎么样了,尤其眼睛,颜色、瞳孔、有没有晕圈、脉搏、呼吸、然后告诉我。”

姬麟如拿着电话走向浴室:“好,我这就去……”

正说着,司琴开门出来,一头秀发散开来,像斗篷一样裹着她单薄的身体,她努力稳住身形,可是,脚步开始摇摇晃晃。

姬麟如三两步跑到她跟前,在她摔倒前接住她,“司琴,司琴……”

司琴抬眼看看他,一笑:“我真的要睡一会儿。”说完闭上眼。

姬麟如把她抱起来,放在床上,让她躺好,拿起电话,乐苏在电话那头叫着:“喂喂,怎么了?”

“司琴说她要睡一会,她的呼吸还正常,有些浅,脉相弱,眼睛颜色还是棕色,没有晕圈,体温有些低,她瘦了很多!”姬麟如按乐苏说的查了一遍,边查边说,“我看在酒店也不是办法,我想带她去医院。”

乐苏控制住自己,想了想说:“这会儿睡着了?”

姬麟如仔细查看司琴的呼吸:“是的。”

“如果呼吸平稳,没有盗汗,那就先别去医院,现在弄醒了反而不好。这样,我这就和司斌哥过去,大概晚上能到,她还要睡上几个小时。”乐苏交代着,“别吵醒她,她的房间最好通风透气,但她不能被冷风吹着。”

“我想把她带到我的酒庄去,你看行吗?离巴黎不远,路也好走,那边环境要比酒店好,要什么也方便。英杰知道那地方,他现在就在巴黎。”姬麟如看司琴睡得很沉,就问。

“行,只要不吵醒她,记得别让风吹着,不然她头痛的毛病就难治。”乐苏交代几句,就匆匆挂了电话,去找司斌。

姬麟如坐在床边叫醒司琴:“司琴,司琴,醒醒,司琴……”

司琴睁开眼睛看着他,“怎么……”

“司琴,我和乐苏说过了,我带你到酒庄去,他和你哥这就过来,英杰知道那地方。司琴,我们这就过去好吗?”

司琴看着他点点头,“好。”说完又闭上眼睛,昏睡过去。

姬麟如收拾几件她用得着的东西放进旅行包,打电话叫司机来帮他提东西。打开衣橱,找件风衣把司琴裹好,自己抱起司琴离开房间,在大堂遇到匆匆赶过来的阿苏和英杰。

“怎么了?”英杰吓了一跳,看着姬麟如怀里的司琴问。

“琴姐吃了乐苏的药?”阿苏看上去并不惊慌。

“是,阿苏,你看看还要带些什么,快下来和我一起走。英杰,麻烦你留在巴黎,晚上带乐苏和司斌来酒庄,我打过电话了。”姬麟如抱着司琴往外走。

一路上姬麟如把司琴抱在怀里。想着上一次,她离开自己的怀抱,一去再无音讯。每天自己都在幻想,某一刻电话响起,那头传来她的声音。然而她就那样断了消息,独自忙碌。也许自己真不该把那封信给她,要不然她也不会这样忙。看她睡着的样子,那么疲惫,“司琴,对不起,能替你就好了。”他不禁轻声对怀里的司琴唠叨,司琴却昏睡不醒。
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