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载小说:我杀死了化身的执年太岁(二十)[连载中]

管文华 1388 2018.08.09


调查正式反馈文件下来,简直就是逆了天,郑乡长应当是心里早就有了拍普,近一两月没了声音,说话做事非常的圆滑,一下仿佛就像熟透的麦穗,不在是风未动,就摇头晃脑一个身子欢荡不停。此翻差役早有猜测,说可能是他那得意春风的老爹出事了,总之,近来是报纸上无名,电视上无影。

郑乡长动用专项经费,以举办各种活动为名,私分上面下拔资金,给予撤职处理。既然撤职了,众衙役关心的就不是郑乡长的去留问题,而是腾出来的职位留给谁,各种官爷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,明面静如止水,其实暗流涌动,跌宕波澜,更显一翻别具壮阔风云。

我想去看一下郑乡长,柳一天那有闲心管我这些的馊事,村长劝我最好是不去,耿智胜毕竟也是见过些风雨,苦口婆心地说:“你这公差原本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,换个人,撇开都来不及,哪有你这样,非要往着臭泥滩上贴,劝你还是多听听别人的建议。”钟强富不是说过,做人要厚道,正因为郑乡长出过力,才有必要去。耿智胜想想也是,原本这破差事就有些来路不明,看一下,也是了了这个心愿,于是陪着我去着郑乡长。

郑乡长表面上镇定自若,其实心潮澎湃,“想不到疯子你还是有情有义。”村长说:“你有自己的产业,在这样占着会议室,我就去告你。”我想我一个大牢里出来的还怕你去告?老学究说,“事不是这个理。”家人让我搬回去,思来想去,只有搬出另寻他处。

农家乐一直都是一月一结,进项稳定,近来收入大跌,老学究亲自前往查账,原来自家人加入后,李二麻在收支上动了手脚,长出部分擅自装进自己的腰包,老学究非常的生气,当场就开了李二麻。李二麻找我说老学究公报私仇,借口开了自己,并说了耿智胜很多的不是。耿智胜知道我是不屑于过问这些俗事,只知道伸手要钱,所以就自己全权负责处理。

我问耿智胜有必要开了李二麻?钱嘛不就是几张纸。耿智胜说:“钱虽然不是个东西,但是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人品。这种一个蛀虫,若不及时清除,最终只会是养虎为患。”佛言,以人为善,就是以己为善,都是生命,给有必要赶尽杀绝?李二麻就是一个典型的奔波于生存线上的一个生命,驱利避害,唯利是图,是一切腐肉所具有的本性,李二麻一生的追求,整钱,有了钱,吃饱喝足后,就是寻求交配,这与行尸走肉的虎豹豺狼有什么区别?

一个饱读诗书的老学究与这等立行生物计较,不是自找麻烦?当初让李二麻执掌农家乐,是因为李二麻一家老小穷得都不穿短裤。断人财路,必遭报复,耿智胜不信,下班途中,李二麻瞅准时机,朝我后脑壳上就是两闷棍,我想我大限将至,走过彼岸花丛,忘川河一望无际,黑白无常面孔狰狞,白无常掏出一丈长的射钉枪,直刺心脏。

灵魂游离奈何桥上,我看见万千头颅在血雨腥风中蠕动挣扎,哀嚎声声,震耳欲聋,鲧的女儿与海较劲,追逐着浮起的尘埃,飘落菩提,殷郊问我:“刺激不?想当年,就为一个气节!”殷郊逃至深山老林,饥饿难耐,以捕食虫鸟延续生存,临死之前,最后食用的就是一只飞鸟。村长无不关心:“还没死?”

我想我是深山老林里的飞鸟转世,耿智胜说:“打你的李二麻已被带走了,可能是要蹲大牢,不知天高地厚,也当让他收捡一下自己的野性。”“都是应得的报应,”种什么树,结什么果,我让老学究到府衙把李二麻保释出来,给他一笔钱,让他另自谋生。李二麻掂量着手中的分量,骂骂咧咧,“算他识像,知道什么是报应,告诉那疯子,以后走路,绕着点,迟早我弄死他。”
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