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人间 连载 124

英杰进来,走到他们身边,把手放在司斌肩上,“乐苏要见你,让麟如先看着。”司斌抬起头来,看看他认真的样子,想了想,点点头,放开司琴。姬麟如从后面接过司琴,抱在怀里,“我看着,你们去吧。”

司斌跟着英杰出去,乐苏在走廊尽头的窗前,看着不远处的葡萄园,司斌走到他身边问:“怎么了,乐苏?”

乐苏看看他:“司琴得在这儿养几天,不管你信不信,她这些症状和中毒相符,她被什么东西咬了。我打电话给七婆婆和奶奶,要她们把药准备好,杨方回去拿了就送过来。”

“什么东西咬的?如果在家里咬的,怎么会有那么长的潜伏期?她大概一个月没回山上去了吧?”司斌看着他问。

乐苏恨恨地说:“那东西是人养的,种的蛊,有时候拿来做药,有时候迷信拿来驱邪。扔在路边,咬了谁,谁就把邪气带走。等我回去,弄个清楚,看我剥不剥了他们的皮!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司斌惊讶地问,“怎么可能?”

“司琴的体征又是怎么可能?”乐苏看着他问:“这样的体征你能解释清楚?”

司斌被他问得语塞,确实,司琴的体征太奇怪,说不好立刻就不好,说好一下子就好了。“你说那东西是什么?什么人会养?”司斌退一步问。

“每个会养的人家各自养法不同,司琴这样的情况只有七婆婆她们村里会养,大多时候是蜘蛛,蛇。而且不是家家会养,我猜咬司琴的是蜘蛛。问问她有没有梦见网就知道了。混蛋!我打电话给勇老五,他气得跳起来,说要在村里一家一家的问过,看那家还在干缺德事。”乐苏看着葡萄园,“我治好他的葡萄树,当是谢他把司琴带到这儿来。”

“奶奶她们知道怎么解吗?”司斌看着他问。

“她们都是高手,自然会解,只是,这是第二次了,恐怕要些时日。”乐苏抱着手看着司斌说。

“什么?第二次!你在说什么?”司斌看着他问。

“第一次是地震的时候,记得司琴醒不过来吗?症状和这次一样,上次司琴还遇到了些什么东西,把毒性盖住了,没想到这个。这次就明显了,她眼里的晕圈,指甲上的紫斑退得快。因为误打误撞,我用的几味草药就是解毒的。等奶奶她们的药过来清了余毒,再养几天,行动不是问题。回去再好好调养,固本修元。”乐苏回头看着窗外,“姬麟如这家伙怎么回事?居然能叫醒司琴。上次我们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。”他回过头来,“我要去问清楚,怎么司琴和他的事情老是赶巧!古怪得很。”说着往司琴的房间去。

他们离开房间后,姬麟如抱着司琴,“司琴,你回来真好。你把我们吓着了,真怕你醒不过来!”说着眼泪就下来了。

司琴靠在他胸前,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听见你叫我,又看见那对金眸子,就跟着你们回来,谢谢你叫醒我。”

姬麟如抚摸着她的头:“是吗?昨晚还以为你缓过来了,我也一直睡不好,也看见那只麒麟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。醒过来,跑过来看你,乐苏、你哥忙得不可开交。看你那样气若游丝,心都碎了。司琴,你回来真太好了!真的太好了……”

司琴感到有什么流到自己脸上,抬起头来,姬麟如的泪正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。司琴伸手替他擦掉泪水,“别这样,我不是回来了吗?我好好的,不是吗?”

姬麟如抓着她的手破涕为笑:“对,你好好的,你要一直好好的,答应我!”

司琴笑着由他握着自己的手贴在他脸上:“好,我看见它来了,后来听见你的声音,我就走回来,以后大概能找到方向。”

姬麟如抱着她:“那么,说好了,别在不辞而别,无影无踪,好好的。”

司琴把额头贴在他脸上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他们这么半躺在床上,不一会儿,司琴又睡着了,这次睡得安稳,平静。姬麟如抱着她,给她拉好毯子,感受到她慢慢回暖的体温,看她卷缩在自己怀里,像个小小的孩子,心里又爱又痛。

乐苏轻手轻脚地走到他们跟前,姬麟如抱着司琴靠着几个枕头半躺在床上。司琴盖着毯子,像只猫儿似的卷在他怀里睡着了。乐苏轻轻拿起司琴的手腕号脉,看了一会儿,翻开她的手掌,仔细看看她的手,轻轻放下。小声对姬麟如说:“不会再昏死过去了,但是得在这里休养几天。你有没有办法让人立刻带人、带东西过来?得有奶奶和七婆婆的药,司琴才能完全恢复,她是中毒,我没有药解,只能暂时压住毒性。”

姬麟如大吃一惊:“中毒?什么毒?”

乐苏不满地看他一眼:“小声点儿,别把她吵醒了。她体温回升不能太快,不然毒性又发了。”

“行,我打个电话,要什么人过来,直接到北京找我的助理就行。有护照了吧?”姬麟如小声说。

乐苏点点头:“你见过,杨方,我让他去找奶奶拿药,把他带过来,你的葡萄园也有救了。”

姬麟如看着他问:“你知道怎么回事?”

乐苏笑笑:“你觉得我家山谷里的葡萄园怎么样?”

姬麟如笑起来:“好吧,随你,只要司琴好起来,这个葡萄园也给你。”

“还说你会说话,这话是怎么说的?”乐苏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这是我从小看大的妹妹,你是她什么人?”

姬麟如把司琴往怀里抱了抱,“随你怎么说,把电话给我,我这就让他们准备,明天就让杨方过来。”

乐苏拿起扔在桌上的电话递给他,突然他收回电话,用另一只手拉住姬麟如的手,仔细看他的手掌。看了一会,不相信地抬头看看他,把电话塞到他手里,站起来:“别放开,直到她体温回到正常。”说完出去了。

姬麟如奇怪他的行为,不过也没多想,往国内打电话,让助理安排杨方尽快过来。看着怀里安稳沉睡的司琴,不由得欣慰不已,轻轻吻着她的额头。

乐苏走进书房,英杰和司斌正在看阿苏同步传过来的视屏,司琴设计的婚纱,特立独行,美若梦幻。乐苏看了一眼说:“差不多她得给自己设计婚纱了。”司斌和英杰奇怪地看着他,“你说什么?”乐苏给自己倒杯酒,“司琴,得给自己设计婚纱了。我回去好好想想,怎么把她风风光光地嫁出去。”英杰看着他:“你做梦了吧?昨天不是还不待见吗?”乐苏看他一眼:“他们俩的手,一个左手,一个右手,掌纹对得在一起,三道大线相同,从没见过这样的夫妻相。”司斌看着他说:“怎么你也信起这些来?”乐苏笑笑:“他们合得来,其它就算了。”司斌拿着棵虫草仔细看着,“怎么这虫草有些不同?”乐苏接过来看看,“这是西藏那边……我知道了,这些混蛋!”说着往外走。“怎么了?”司斌在他身后问。乐苏回头看着他说:“我知道司琴在哪儿被咬到了。废矿井那边,她老是抄近路去林场,有几家在老矿坑里养这些毒虫做药,看不严跑出来。我得给勇老五打电话,别再咬了别人,尤其小孩子。”恨恨地说完出去了。

英杰看了看司斌:“真没想到,还有这样的事!我知道中药里有用毒虫的事,可专门有人养也真让人不寒而栗!”

司斌摇摇头:“我学西医就是要弄清其间种种,可是,这一次我也,真是无从下手!连病理都弄不懂!”

英杰笑起来:“天下有几个人被养的毒虫咬过?不是这道门里的,做梦也想不到吧?转过来倒成全了姬麟如这小子,记得我可是一心一意撮合雁南的。”

司斌看着他想了想:“他家怎么回事?你知道吧?”

英杰吸口气又吐出来,“他家嘛,是要画个泾渭分明才行!这小子也一直在划界限,司琴的事也把他惹恼了,至少,他回去好好规整了一下家门。待会儿我们去听听他的想法,乐苏可是明说了司琴不能忽冷忽热,不能大喜大悲。

司斌看着他,想了想一笑,“要他上门吗?倒是不错。”

第三天下午,杨方带着乐苏要的东西到了,看到床上的司琴大吃一惊,“司琴,这是怎么了?”

司琴用微弱的声音说:“让蜘蛛咬了。”

杨方看着她说:“真这么厉害!难怪勇五叔抱着油桶去烧了矿洞。有几个人也被咬了,要不是乐苏打电话,还想不起来呢,在医院里求生不得。还以为吃错了菌子。乐苏一个电话,才想起来,让奶奶和七婆婆去看,果然是蜘蛛,这会儿该平稳下来了。可你怎么也有个把月没去,怎么会?”

司琴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说着乐苏端着药进来,“好了,把药吃下去,过天就是那个美貌如花的司琴了,哪,姬麟如,你好好照看司琴,我们去看看你的葡萄树。”他把药递给坐在床边的姬麟如,拉着杨方走出出屋子,“来,今天哥我教你一招怎么对付葡萄根生霉的毛病。”

姬麟如笑着接过碗,味道酸涩,他把碗放一边,把司琴扶起来,靠在自己怀里,端起碗来:“味道不好闻,不过良药苦口,你就忍一忍。”说着把药递到司琴嘴边。司琴笑笑,就着他的手喝下药。一口气喝完,司琴舔舔嘴唇,“也不难喝,奶奶一定合了岩蜜,所以……”她没能说完,姬麟如用吻封住了她的话。

回到家,司琴变了一个人,瘦了一圈,精神很好。成天高兴得合不拢嘴,奖抱了一堆回来,随之而来财源滚滚。司斌、乐苏的实验顺利,拿下知识产权没问题。几个工程师没让她失望,系统运行平稳迅速,连独孤雷鸣也被迷住,整天和几个IT工程师在一起,学习新东西,给他们讲自己的要求。

司琴到家没几天,姬麟如跟着到了山上。宋韵见到他高兴得不得了,一心要谢谢他这个大恩人,好吃好在伺候着。司琴回来就被困在露台上,出了一日三餐下楼,就不许她出门。见姬麟如来,千方百计地往外跑,宋韵只好在后面赶着说:“麟如,你看好她,别到树林里去,别到草多的地方去,别……”他们就在她的交代声中笑着跑远了。

红枫如炬,秋桐金黄,琴海如镜,龙胆遍开,格桑花连绵不绝。蓝天白云,牛羊散落在草甸山间,他们骑马带着狗到处走。累了就找个地方下来坐坐,说说话,因为司琴还没完全恢复,也不敢走远。有时他们会带着琴到湖边坐坐,司琴的琴声轻灵地飘在水面上,姬麟如如甘似怡地倾听。

“难怪乐苏要把你留在这儿,”姬麟如躺在毡子上看着天空,“你是为这儿生的,这儿因为你别有不同。”

司琴躺在他身边,“这样说的话,你是不是也和我一起留在这儿呢?”

姬麟如坐起来,看着身边的司琴,“是,司琴,嫁给我好不好?”

看着行云的司琴楞了一下,笑起来:“好啊。”

姬麟如跳起来,伸手把司琴拉起来,让她坐好,看着她:“独孤司琴,嫁给我,好吗?”

司琴笑出声来:“行,我答应你。”姬麟如一把把她抱在怀里:“老天爷,谢谢你。司琴,司琴,你在的地方,就是我的天堂。”司琴搂着他的腰,把头贴在他怀里,看着如蓝似绿的琴海:“这儿就是我的天堂。”
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