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上莫郎

云上的村庄莫郎
文:雅兰

哥哥你在山坡坡
妹妹我在山脚脚
月亮出来啰啰
星星出来啰啰
 
我们一起玩玩
慢慢一起玩玩
慢慢一起唱唱
慢慢一起跳跳
……
 
四弦琴弹响了,彝家人的情歌唱起来了,熊熊的火把就要点燃了。随着这一首欢快的彝族的情歌,在今年的火把节,我再次踏上了元江这片热土。元江是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,多民族混居,有着特有的风俗习惯和各种繁多的节日。彝族有火把节,傣族有泼水节,哈尼族有长街宴。生活在元江,幸福指数很高,这里有数不清的热带水果,吃不完的香甜芒果。彝族的火把节,在节日当中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。不仅本民族在过,其他民族也可以一起大狂欢。燃烧的火把走过了一村又一村,也传承了一代又一代。农历的6月24,就是火把节的狂欢开始。为了感受这不一样的火把节,我走进了元江的莫郎村。这莫郎村,离元江县城,大概20多公里。元江县城的海拔300多米,顺着山一路往上走,一直走到海拔大概1700多米的地方,就到了莫郎村了。莫郎村坐落在山顶上,是以彝族、哈尼族为主民族混居地。


这条通向莫郎的盘山公路,本是从前的古驿道,古驿道兼有邮传、旅馆、物资运送等功能。在古代官员下去巡视的时候,没有官衙的地方就只能住驿站,可见当年这条古驿道曾经也是繁华一时,鼎盛时期可谓是"南来车马日纷纷"啊。

元江境内彝族、傣族、哈尼族等多民族杂居,当地地名多有少数民族语言译音,这莫郎二字,也是音译过来的,"莫"字指的是在高处的意思,"郎"字是高处的山箐的意思。关于这莫郎村,民国刘彭龄曾写过一首诗:"平明下瞰澧江城,绕郭虹桥一道横。昔日万家烟火地,至今风景已全更。"从这首诗里,莫郎所在地的高凸显出来了。的确如此,在上山的路上,森林覆盖面积特别多,峰峦叠翠,满目苍绿,山间云雾缭绕,飘飘欲仙的样子。许是刚下过雨,空气里的水分饱满得要溢出来了,路边的甜橙也绿油油的,拼了命要长大。车越往上走,海拔越高,也越凉爽,到了莫郎村,也已经是1700多的海拔了。村口,一棵酸多依树华盖如巨伞,遮天蔽日,把绿荫伸出来,守候和保护着这一方的百姓。村里已经是热闹非常了,姑娘们穿起了节日的盛装,要以最美的姿态来欢度自己的节日。村委会里,几口大铁锅,各种菜蔬和肉类齐备,有人洗碗,有人煮饭,有人捡菜,男人开车来了,女人走路来了,小孩子们欢闹着跑来了,人群聚居,目的只有一个,过火把节。
下午,一阵大雨,不晓得这雨是不是非要来和火来一场角力?大雨未能浇灭从四面八字赶来的人群高涨的热情,等雨一停,四弦琴弹起来了,歌声飘起来了,人群沸腾了,大家唱啊跳啊,用自己的方式来度过这个节日。
看过了歌舞,我穿过喧嚣的人群,我想看看,我想走走,便朝远山深处的一个村庄走去。雨后,路滑,无妨无妨,我走慢点即可。来到一个叫旧那嘎村的地方,依山而建的村落,有点像土掌房,一层一层往上建,我也一层一层往上走,一只母鸡,带着一群小鸡叽叽喳喳的在觅食,没见有狗,一头猪听见我的脚步声,赶紧爬了起来,直愣愣的望着我,仿佛是我惊扰了它的好梦般。遇到一个老妇人,问老妇为何不去过火把节,老妇答年纪大了,走不动,女儿们一大早都去了。村里寂静而安宁,很随意的在村里走动,只有几只公鸡在木架子上打盹,心灵从而也受到感染一般的安宁起来。
一阵白雾飘了过来,空气里湿哒哒的,没过多久,便又下起雨来,雨有些大,走不了,干脆就到老妇家里避雨,老妇家里收拾得极干净,坐在屋檐下,和她聊聊天,拉拉家常,听听雨,发发呆,闲适啊。等雨小了些,才告别老妇出来。没多久,雨停了,抬头看,对面的莫郎村,云烟雾罩,白色的墙,蓝色的屋顶,仿佛在云端一般,飘渺而神秘,果然是在高处的村庄啊。从旧那嘎村到莫郎村,大概有个三公里的样子,土路,下雨极不好走,或许就是这样子的交通不便,旧那嘎村才要搬迁到莫郎村。可见,莫郎的地理位置有着优越性。路边一种紫色的小花,挂着雨露,在风里轻轻的摇啊摇,像个紫色的梦。忍不住,驻足,俯身,静静的看一朵花开……

莫郎不是我的家乡,也无法唤起我的乡愁,可我却愿意,再次到莫郎来,再走走,再看看,这个坐落在云上的村庄。
特别鸣谢:本文图片部分来自于谭天老师和董保延老师,特此致谢。

网友评论

5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5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流云 0

又写一篇参赛文。你要写几篇啊!给还让人活怩?

08月12日 00:39

十布金刀 0

文好图美,收藏起来。

08月11日 15:14

魔笛benmy 0

妖精西游记

08月11日 14:16

推荐文章

彩龙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彩龙社区(http://www.clzg.cn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>
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